超强金手指小说 超强金手指莫忧人

《超强金手指》是大家非常喜欢的都市类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莫忧人,主角叫陈凡琴玲,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前励志后苏爽,非常的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凭借着超级金手指,在古玩鉴宝市场,无往不利,机遇连连。在这个真真假假的市场,有的人凭借着惊人眼力发家,有的人凭借经验发家。而我,却只靠着一双超级金手指......面对花花世界,财富、女人、地位,我唾手可得!

《超强金手指》 第十三章激动的凌医生 免费试读

“......”

女孩儿和凌佑大眼儿瞪小眼儿。

凌佑不淡定了,他感觉自己可能最近干了啥缺德事,所以才让他在今天晚上把莫名其妙的事情都给撞上了。

“你看***毛啊?我脸上有花吗?”

凌佑都快疯了,他是想从这女孩问出点关于陈凡的门道来,结果他问了半天,却只换来了女孩这么呆愣愣的看着他而已。

不,或许都并不是在看他,女孩的目光完全就是涣散的,毫无焦距,虽然眼睛对着凌佑,但天知道她是在瞧啥呢。

难道是惊吓过度的应激反应?

凌佑很快就想到了一种可能,但他毕竟不是精神科的大夫,对于心理上的一些知识虽然懂得一点,但并不敢确定。

而市医院也没有精神科,在云海市治疗精神方面疾病的医院那是云海市第四人民医院,简称四医院。

这可怎么弄?这会都已经十一点多了,找人帮忙都找不着啊。

“他,刀子......”

就在凌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女孩却是忽然说话了,突如其来的说话声倒是把凌佑给吓了一小跳。

回过神儿来再看那女孩儿的时候凌佑都有点佩服她了。

敢情这妹子是才反应过来他问了点啥呀?妹子,你这反射弧得比赤道都长了吧?

然而姑娘这会儿还用她那对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凌佑的脸,嘴巴上虽然终于出声了,但是眼睛里却依旧没有半点焦距,还是目光散散的。

不过她说话的时候还是会伸出枯瘦的小手来比划一下,似乎是想要弥补自己语言能力的不足。

“他,刀子,扑哧!”女孩儿边说边用一双手笔画了一个刀子戳进胸口的动作。

随后又用呆滞的目光看着凌佑问:“刀子,深,他死,死,死......”

话说到死字上,这姑娘却像是忽然跳了针的老旧留声机一样,开始不断的重复,却怎么也说不出下面的内容来。

“果然是惊吓过渡!”凌佑有了结论,赶紧安慰:“你别害怕,他没有生命危险,也更加不会死。”

“呼——!”

听见凌佑这么说女孩儿似乎很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随后整个小小的身子都被人抽去了骨头一样瘫软在了凳子上,眼睛也终于离开了凌佑的脸,扫像了天花板。

“哎,你没事吧?”

看着妹子忽然跟个漏气皮球一样软在凳子上了,凌佑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搀她,结果一搀凌佑就呆住了。

这!

这也太瘦了吧?

以如今华夏的审美观点来,男人们普遍喜欢一些身形娇小瘦弱的软妹子,但那也是要有个度的。

这妹子......只伸手一扶她就能够感觉到她的骨头,似乎在那过分苍白的皮肤下面并不存在肌肉,就仅仅只有骨头而已。

这,这是严重的营养不良!

凌佑被吓着了,看着小妹子似乎有点失去意识了,赶忙招呼人来把她也安顿在了病房内,进行检查。

不检查还好,一检查几名心软点的护士眼泪就下来了。

这姑娘身高在女孩子中其实算是很高的,有着一米七五的高挑身材,但体重却,却居然只有四十三公斤。

一米七五的身高,四十三公斤的体重,这简直已经不能用简单的营养不良来形容了,要是放着不管的话,那她距离死亡其实也并不遥远。

“大爷的!这个陈凡八成就是个混蛋玩艺!”

小护士焦芳怒了,先入为主的她下意识的就认定了陈凡和病床上的女孩儿应该是情侣,而陈凡那个混蛋玩艺八成是不喜欢这女孩面孔上的胎记,所以对她实行了虐待!

对对对!一定是这样!

感情丰富,脑袋被无数苦情小说塞的都堵车的焦芳已经忍不住骂出声来了。

“事情还不能确定,不一定就是......”

凌佑拦了愤愤的焦芳一句,不过他说这话也没啥底气,不是情侣?不是情侣能这个时间在一起吗?

不过他也没心思仔细思考这些问题,说实话,他现在的心情已经有点不受控制的开始激动了。

这个不知名的女孩儿,无论和那个陈凡是什么关系,都明显是看见陈凡受伤的人!

而根据她的说法,陈凡是被人扎了一刀,并且是扎在胸肋处!

这样一来一切就都说得通了,只有外伤,甚至是只有利器造成的外伤,才会导致陈凡身体上那种血迹出现!

但为什么没有伤口?

难道是已经愈合了?

这可能么!凌佑激动得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他还在大学的时候就通过自己的导师看过一些很难被一般人看到的医疗资料。

而在那些资料中就曾经出现过一个类似的案例!

那是在1961年的华夏,当时南平省曾经有过一个让无数医生震惊的病例,一名建筑道路的工人,在开挖隧道的时候不幸从高处落下,恰巧摔在了立于隧道内的一个施工工具上。

当场就是前胸穿后背!

可这名工人在被送往医院之后,医生们却震惊无比的发现他除了失血比较多外,身体上居然没有半点外伤!

而且这名病患很快就恢复了意识,并且在医生们的眼皮子底下偷偷的溜走了。

那个时代的户籍制度以及调查能力都远远不及今天,所以那个人溜走后居然根本无从找起,而且他留在工地上的姓名和住址也统统都是假的。

从此人海茫茫,这哥们就此神秘失踪再没有出现过。

而今天!今天!

这个身份证上写明叫做陈凡的年轻人情况和那一例奇怪的病例何其相似!

一直在自己所属的医疗领域颇有报复的凌佑激动了,他感觉自己很可能是一不小心就把脚迈进了一个医学以前未曾涉及的大门内!

“不能让他跑了!不能让他跑了!”

凌佑激动的搓着手,违反医院规定的冲入存放病患衣物的房间,从陈凡的裤子口袋中悄悄掏出了他的钱包,并且打开拿出了那张身份证。

随后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喂,老张,帮老同学个忙呗!这次你一定得帮我!不不不,不是让你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我就是想让你帮忙查一个人的资料,恩,你听我念,这人名叫陈凡,身份证号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