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娴陈景恒无弹窗 农家小药仙:带个空间来种田白小娴陈景恒全文免费阅读

人气小说《农家小药仙:带个空间来种田》由知名作者三三所编写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白小娴陈景恒,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一朝穿越,她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农家女,被当成傻子不说,还因为“娃娃亲”被卖掉,去给婆家做牛做马。她当然不愿意过这种坑爹的生活,空间在手,活死人,肉白骨,通通不在话下。可她这个“未婚夫”到底是怎么回事?夭寿啊,明明是个冰块脸,偏偏总是对她“特殊关照”!

《农家小药仙:带个空间来种田》 第九章 小佛山 免费试读

这么一想,白小娴心里忽然有点感动。

她来到这儿之后,除了云秀婶婶,第二个关心她的,就是陈景恒了。

白小娴一边咬着野猪肉,一边偷偷的看陈景恒。

陈景恒倒也没有什么不自在,就那么静静地任她看着她,半晌,说道:“你的医术,我没告诉别人。”

白小娴动作一顿。

确实,如果不是她突然展露的医术……陈景恒这条胳膊就废了。

可若不是为了救她,陈景恒也不会受伤。白小娴心里发虚,只能埋下头一个劲的啃手里的野猪肉。

野猪肉又香又有嚼劲,撒一把盐就比现代的什么大厨料理强的多。

白小娴狼吞虎咽的吃了大半,这才含糊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陈景恒的话了。

屋里除了她啃野猪肉的声音,就再没有别的声音了。

陈景恒也是站在那儿就那么看着她,一言不发。

白小娴被他瞧得有些不自在,觉得大概是自己久不吃肉吃相不太好看,便停了下来,小心道。

 “陈景恒,其实你不用特意关照我的,你受伤,本来就是我的责任。”

还有一句话她没说出来,就是反正她早晚都是要走的,她也绝不会接受原主的娃娃亲。

陈景恒没想到自己会吃了个软钉子,他挑了挑眉,意外的看了一眼白小娴。

“……那你吃,我回去了。”

他走了以后,白小娴吃完了肉,一抹嘴就出了厨房。

农家人睡的早,白小娴出来的时候院里一个人也没有。

几间屋子的门都紧闭着,里面一片乌黑。

她经过的时候顺便看了看,陈康屋里亮着微弱的光,窗棂上还印着他的身影。

他们这么晚了还没睡?她略微疑惑,却也不放在心上。

这时候不比现代,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天一黑基本上哪也去不了。

白小娴在心里暗暗的感叹,轻手轻脚的进了屋,一刻不停的进了空间。

空间里的雾气还是一样聚而不散,白小娴无视它们,直接去了土地那里看。

刚到土地,白小娴就惊了,盯着地里的苗苗看个不停。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上午来的时候,好像还没这么高吧?

莫非,空间不止有复制的能力,还能加快生长!

这样一想,白小娴乐了半天,伸出手,比了比小苗的高度。

要是能加快生长,她岂不是就有取之不尽的药材了?

照这个速度,十几天就能长成好了,她也最好能在那之前和婶婶去一趟城里。

白小娴站起身,在心里盘算着怎么说动云秀,之后到城里又怎么卖掉药材,便出了空间。

刚出空间,忽然听见一阵吵闹声,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楚,声音像是大嫂那屋的。

他俩的屋子离白小娴睡的柴房最近,但凡有什么大的声响,这里也能听得见。

他们俩大半夜的在吵什么呢?

白小娴心里痒痒的,忍不住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听着墙角。

“我跟你说,那山里阴湿,蛇多的很。我上次还听说……”

周玉的声音忽然被打断,接着传来一个男声。

“啥蛇,那都是唬人的!再说,蛇也不怕,拿点雄黄就拉到了。娘们家家的,掺和什么呢,我能不知道吗?!”

“不成,我跟你说……”

“得得得,当我没说,大半夜的,赶紧睡吧,明天我还起早干活呢。”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他们就不再说话了,应该是睡了。

白小娴听的没头没尾的,纳闷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一会也躺下休息了。

她这一夜睡的很香,做了好几个梦,梦见空间里的药材都长成了。

她也有了名气,在镇上开了个医馆,来来往往的都是人。

天蒙蒙亮,院里已经有人起了,一阵水声把白小娴吵醒。

她迷迷糊糊的起身,端了个盆就去院里接水洗脸。

早起的人原来是陈景恒,他已经收拾妥当了。

听见声音,扭头看了一看白小娴,沉默不语。

白小娴打了个哈欠,顺手摸了个瓢,打了一盆水就要回去。

忽然间想起来什么,她又看了看陈景恒,随口问道:“你知道哪里有蛇吗?”

“蛇?”陈景恒重复了一句,微微皱起眉头,“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问问。”白小娴嘀咕着,心里琢磨着昨天听到的话。

怎么也觉得大嫂他们是藏着什么事,心里疑惑罢了。

“小佛山。”陈景恒瞧她皱着眉,开口道,“离这里不远,那地方潮,蛇多。”

顿了一会,他又说道:“你要是想要人参,去镇上买一根也就罢了,犯不着去那里。”

“人参?”

白小娴脱口而出,一下子提起了精神,原来那里还有人参?

“嗯。”陈景恒神色淡淡的。

“有是有,不过现在小佛山险,树上攀的都是蛇,没有人敢去。”

人参是上好的药材,想不到周边的山上还有野人参在。

听陈景恒意思是那里怪凶险的,想来是去不了了。

白小娴心里琢磨起来,要是能弄几颗人参在空间里的话……

看她思索的样子,陈景恒就知道她没往心里去,又加上了一句:“你一个弱女子,去小佛山定然凶多吉少。”

白小娴心里转了一转,顿时想到了数十种驱蛇的办法,暗暗的把小佛山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才想起来要敷衍一下陈景恒。

“知道了知道了,就是问问,我自己也不敢去。”

她的神色不像是谎话,陈景恒也不再说什么了,转身就回了屋。

见他走了,白小娴端着盆,经过陈康房间的时候,门忽然被推开了。

她被吓了一跳,手上不稳,盆里的水撒了一地。抬头一看,是陈康出来了。

“端个水也端不稳,唉!”

陈康苦大仇深的看了白小娴一眼,长叹了一口气,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白小娴百口莫辩,在原地怔了半天,忽然伸了伸脚。

“我是倒了什么霉了,连鞋也泼湿了……”

陈康自打先前就不待见她,之后她又害的陈景恒受伤,陈康的态度自然而然的更差了。

若不是没法把她送出去,一边又确实受了白小娴爷爷的恩,陈康老早就翻脸了。

不止他看白小娴头疼,白小娴看陈家人也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