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宁谭林森章节目录 孪生罪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

独家新书《孪生罪》由著名作者于冰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康宁谭林森,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我,一个经常梦见脚掌处长个红痣的人格分裂女警察,毕业后同昔日男友康宁和同在犯罪心理研究室的多年同窗谭林森一卷入了若干场连环杀人案,但绕来绕去总离不开我的孪生妹妹。为什么她像变了个人似的,为什么我的梦里会出现奇奇怪怪的事情?无论真相多么扑朔迷离,我发誓要揭开谜底······

《孪生罪》 12.情妇 免费试读

“什么,尽管说!”我说。

“我想起来了,这个坐台小姐的客人大多都是一个女人介绍过来的。”他说道。

“什么女人?”我诧异问道。

“一个叫梁染的女人,据说是董事会那边的朋友,我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说。

听到梁染这个名字我瞬间石化了·······

我想到两天前墨羽告诉我她不再叫梁墨羽,我应该叫她梁染,还有她身上莫名多了那么多的奢侈品,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

倏地,罗桢的电话响了,我注意到她去别的地方接听。

我看着她着急忙慌的样子,似乎立刻就要说些什么似的。

我让汤尼先回避,明日我们再来询问。

“墨存,那串佛珠有消息了,住持说将佛珠请回家的是一个男人,名字叫李淳德,但是他请回去的是两串一模一样的佛珠,另一串佛珠是要送给一个女人。”

女人?

“到底什么情况?”倏地,康宁站起身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说道,“车里说。”

听完罗桢详细说完之后,我不由唏嘘,案子似乎有了眉目又似乎更加复杂了·······

南沙寺住持将记得很清楚,这串佛珠是去年年底刚刚被一个年轻并且略带贵族气质的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请走的,而且是请回家了两串一模一样的,也许是送给自己的妻子,也许是送给别的人。

但是根据沈嘉发来的调查结果,这个叫做李淳德的男人确实是惟申市本市的,做的是烟草生意,打着法律的擦边球。妻子并不是本市人,但是结婚之后便定居在惟申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李淳德已经消失了这么久了,还是没有人来报案呢?

到了凌晨一点,我们一行人实在是熬不住了,罗桢科长让我们休息,为了方便明天直接去李淳德的家里调查,便直接在附近的一家宾馆入住。

累了这么一大天,我不知道究竟是因为说出了关于我保密了十多年的关于红痣的梦境的秘密,还是因为我有点择铺,总之躺下来好久,也闭眼了好久,入睡却很困难·······

隔天一早,我便和康宁、阿木两人一起去了沈嘉发来的那个地址——李淳德的家。

原本康宁他们一小组是处理梁羽的案子,罗桢带领的一小组处理砍断脚掌的系列杀人案,但是很明显这次李淳德的案子涉及到了南沙寺住持,罗桢自行回避。虽然康宁、阿木都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但是他们都自动选择不过问,也许在他们看来做事理性的罗桢自然是有她的理由。

理性的女人,真的既让人有几分敬意,又让人产生几分畏惧。

我们赶在了早高峰之前出发,很快便到达了那个地址,这是一栋精致的小别墅,虽然确实是有些偏离市中心,但是鉴于交通比较方便,也不觉得太远。

开门的是一个阿姨,也许是李家的保姆,“请问您找谁?她开口问道,似乎很谨慎的样子。

我们秉明警察身份,终于如愿以偿的见到了李淳德的太太柳曼。

“你们有什么事吗?”这是一个体态玲珑柔美的女人,和她的声音很搭,南方口音,但从其中还听出了几分老成。

“我们想向您了解一下您的丈夫李淳德。”康宁说道。

“请坐吧。”虽然没有很热情但也不至于失礼,柳曼说道。

“李淳德是不是又犯什么事了?”须臾,柳曼面不改色的问道,似乎对李淳德犯事已经司空见惯,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并不怎么关心。

“您了解李淳德公司的经营状况吗?”康宁问道。

“警官,我们公司可是正常经营的,从来不做任何违法的事情。”这次柳曼开始提起精神了,终于不是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贵妇状态了。

“你们公司?”阿木问道。

“是的,公司是我们两个人的,最初是我注资他来经营,得到的利润再次投资,只是后来公司的经营状况越来越好,但他分给我的利润越来越少了。”柳曼说道。

“那么李淳德上次回家是什么时候?”康宁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他终于步入了正题。

“上次?”柳曼说着眼睛不自主的朝左边斜了一下,“好像有一个星期了,怎么了?”

“他很忙吗?”我问道。明明是夫妻却有一个星期不见面,还觉得很正常的样子,我不由对未来的婚姻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慌,也许他们最初结婚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

“公司能有多少破事儿?还不是他那点花花肠子?”柳曼说着从桌子上短期一杯泡好的养生茶,轻吹,抿了一口。

“你知道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我继续问道。

她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话,我悻悻的便不再问。

“小姑娘刚毕业吧!”须臾,她看向我问道。

我露出不自然的笑容。

“他早就有女人了,不想让公司因为离婚就此破产,那也是我的心血。”

我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你认识那个女人吗?”我只关心案子,便问道。

“好像叫什么小冉,我没闲功夫管他们两个的***。”

问到最后,她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眼前的的这个女人确实是既可怜又悲哀。

“李淳德死了······”最后,康宁做了这个“坏人”。

“·······”一瞬间,原来她也会因为那个男人露出伤心的表情,她呆若木鸡,嘴巴微微蠕动:“你说什么?”

我们告知她在李淳德的案子破除之后,如要还要领回尸体的话,随时可以来警察局,加上之前发现的那只脚掌,李淳德确实是一具完整的尸体,只不过面目全非。

从李淳德家里出来之后,我莫名觉得有些伤感,不知道他们夫妻之间究竟还有没有感情?柳曼不肯离婚真的只是担心公司破产吗?她还那么年轻,她真的没有想让丈夫回心转意的希望吗?

看了看表已经十点了,“想要进一步搞清楚李淳德的案子,就要想办法找到那个叫做小冉的女人!”刚上车,康宁便说。

“在李淳德的人际关系网里应该不难查到吧?”我问道。

“不容易,刚刚收到沈嘉的消息,到目前为止在李淳德认识的人里,还没有人见过小冉。”康宁说。

“既然李淳德都送她那么贵重而且意义深刻的佛珠了,这个叫做小冉的女人不应该只是他把玩的对象啊,就算是情妇,那也应该是一位高级情妇。”谭林森开始展开他犯罪心理的攻势。

“情妇还分高级和低级?你们这些男人真的是!”自从李家出来之后,我的情绪一直处于低糜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