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卿卿向慎小说-阮卿卿向慎戮梦者免费阅读

主角阮卿卿向慎小说《戮梦者》是作者韩八荒创作的灵异言情小说,全文讲述了昏暗的特护病房内,设备甚是齐全,有电梯直达该层,且需要刷卡进入。曲折迂回的走廊深处,藏着偌大一间总统套房式病房。有普通病床两个那么宽的特护床上,瘦高的少年软软地躺在那里,大约是照顾地不错,故而也没见清减多少,他的头沉沉地陷入枕头里面,像是纸片人一般。但尽管这样病弱,也依然能看出来这是个富人家的男孩。毕竟这样的病房一住便是三年,也不是寻常人能消费的起。阮卿卿则是他的护工,一次意外,两人之间发生了不可告人的关系。

阮卿卿向慎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对方没有想象中看见亲人被欺辱的勃然大怒,也没有阋墙兄弟的幸灾乐祸。

而是以一种古怪的表情将一个摄像头放在了阮卿卿的面前,告诉她,她是一个变态,猥亵了莫安市首富向家的幼子向慎,他可以不让她身败名裂,但是她也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那就是嫁给向慎。

直到对方清醒,或死亡。

这对于阮卿卿而言,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

她强忍住脸上要绽放的笑意,故作惊讶: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

向承泽对她的反应似乎在意料之中:凭我知道阮小姐是个聪明人,断不敢跟我向家对抗。

一个学法律的变态,很明显是个懂得规避风险的。

硬撑的后果,要么是向家出面,要么是被送上法院。哪一种,她都惹不起。

如今第三条路却是如此甜美,很显然有阴谋:那向先生提出这个建议,可是还有什么附加要求?

向承泽闻言倒是细细看了她一眼:你倒是谨慎,可惜了,这事儿也没有什么阴谋,不过是我们向家刚好需要这么一个人来跟向慎结婚罢了。

他上下瞟了阮卿卿一眼:正常的女孩子没几个愿意,就算是愿意,麻烦也不少。父亲安排我做这事的时候,还还颇为头疼。

阮卿卿从他戏谑的眼神中明白了过来,她倒是刚巧撞上了。

她不仅不正常,而且还不麻烦。

最重要的是,她还有把柄在对方手中,显然好拿捏。

想到这一茬阮卿卿一时哑口无言,对方无视她目瞪口呆的神情,接着说:而且阮小姐不也正巧缺个机会正大光明地接近他,不是吗?

是。

她确实希望。

但是她不能说。

所用阮卿卿只能含糊点头:您能否给我三天时间考虑?

向承泽微微颔首:我给阮小姐这个时间,到时候是被起诉,还是风光嫁入向家,就看阮小姐聪不聪明了。

他晃了晃手中的摄像头,离开得干净利落,仿佛笃定她一定会答应一般。

————————————————

阮卿卿确实不敢拒绝。

但是她在答应之前,却还需要跟一个人商量。

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向慎。

第二天夜晚,阮卿卿再一次将向慎打理干净,扶入床的里侧,然后轻轻拥住了他,将昨日遇见向承泽的事情反复在脑海中默念,直到沉沉睡去。

一如往日,睡去不久的阮卿卿开始做梦。

这个方法她试过很多次,但是未必时时都灵验,因为进入梦中的阮卿卿多半不会记得太多现实中的事情,哪怕睡前反复暗示,带入梦中也只剩零星半点。

没想到这次竟然做了个噩梦。

而且令人诧异的是,这一次梦里面竟然也没有向慎!

这一次依然是第一视角,但梦中的阮卿卿变成了一个年级很小的男孩。

她保留着她的思想和记忆,在梦中却呈现一个小男孩的模样。

那小男孩似乎是没有父母,一个家冷冷清清的,只有他、他七岁的姐姐,和一个年迈的爷爷。

而且场景也不像往日梦见向慎时候那样贴近现实。

而是极了二十多年前,阮卿卿小时候记忆里的莫安市。虽然像,却不能完全复原。因为面前的道路比记忆里的明显更宽,房子也明显比阮卿卿的老家更高大,像是一栋民房,至少有五层。

梦里面,她就在这样的旧时光里,行走在灰尘仆仆却宽阔的泥巴马路上,行走许久才进那高大的房子里,她似乎是饿极了,所以想要去找饭吃,一吃饭结果就过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