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途似锦:久违了前妻免费阅读时念霍谨言小说第6章

火爆新书《婚途似锦:久违了前妻》由著名作者流年美眷著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时念霍谨言,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霍谨言心头的朱砂回来,时念利落奉上离婚协议书。“我净身出户,只要女儿!”半年后,时念拿着验孕棒,看着上头两道红线大骂:霍谨言,我去你大爷!霍谨言面带笑意:“老婆,我大爷太老,还是我吧”

《婚途似锦:久违了前妻》 第6章 这么耐不住寂寞 免费试读

男人站在走廊灯光下,面朝她的方向,正在关门。

怕吵到里头的人,动作放的格外轻浅,满脸温柔。

他笑的很浅,浅淡到几乎看不出来,离的那么远,时念还是捕捉到了他眼底的那抹温柔。

他鲜少笑。

至少,结婚五年,她没见过他笑。

如今,女儿生病,他对着温晓晴的病房门笑的温柔如水,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吧……

顾落城在同她说话,没听到她的回答,下意识望过来,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随即了然。

“你老公?”

五年前,她和霍谨言的那场闹剧,整个南城都知道。

新郎丢下新娘飞往国外,时念挺着大肚子一人面对没有新郎的婚礼,从头到尾脊背挺的笔直。

那场婚礼成了他心头永远的痛。

傻姑娘……

时念垂下眼,敛去眸底的失望,再抬起眼睛的时候,已经恢复镇定,那双眼睛里无波无澜,平静的如同一汪死水。

淡淡回他:“是啊。”

她语气轻松,听不出喜悲,看上去再正常不过。

顾落城不由多看她几眼。

伸出手来,将披在她身上的男士外套整理好,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告诉她:“时念,他不是你的良人。”

不等时念开口,他便转身离开。

转过身的那一刻,男人眸底隐隐有期待泛开。划开一抹浅浅的笑意。

霍谨言想趁着温晓晴睡着,离开医院回家,不料……

温晓晴睡眠很浅,察觉到他要走,立刻哭着追出来。

他只好低声安抚。

面对女人的哭,他有些无力,抬起眼睛,便瞧见站在走廊的时念。

她跟踪他!

霍谨言看过来的时候,时念还没有从顾落城的那句话里回过神来,怔怔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那道身影,若有所思。

这一幕,恰好落在霍谨言眼底。

他俯下脖子,捏捏温晓晴的耳垂,不知说了些什么,她便听话的走回病房。

笑意盈盈,满脸期待。

看向时念站的地方,挤挤眼睛。

只可惜,时念并没有看她。

当时念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的时候,霍谨言已经站在了她跟前。

男人身姿颀长,姿态蹁跹,随意一站,便将她头顶的灯光遮住,大片阴影打在她脸上。

将她惨白的脸色掩住。

“时念!”

他声音不大,透着压抑的怒。一字一顿,好似在嚼着她的肉一般。

双眸紧紧盯着她身上的男士外套,咬牙切齿:“跟踪我?”

从香榭丽酒店到医院,处处碰上时念,他不得不怀疑某些事。

时念连眼皮也没抬。

心彻底凉透了。

因为不爱,所以无论她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是错的。

可悲……

哀莫大于心死。

看向他的眼神没了往日的热情与温柔,淡淡道:“霍先生,我没那么闲。”

指甲掐进掌心里,疼痛让她清醒。

即便再生气,再介意他和温晓晴,也只能忍着。

这段婚姻是她求来的,就算霍谨言要掐死她,也只能认了。

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这是时念第一次用疏离的态度同霍谨言说话,在他跟前,她一向都是笑意魇魇,卑躬屈膝,带着讨好。

现在的她态度让人捉摸不透,太反常了。

因为刚才那个男人么?

霍谨言有些烦躁,眉间带了几分不耐,恨不得现在就把这女人抓回家,好好惩罚。

视线所到之处,停落在时念身上的男士外套上。

眸底幽暗不明,透着凉薄。

随即薄唇轻启,吐出一句嘲讽:“这么耐不住寂寞?!”

霍谨言态度非常不好,隐隐有要吵架的意思。

时念觉得身心俱疲,不想跟他吵。

捏捏眉心,抬眼看向他:“霍谨言,这是医院,需要安静,我不想跟你吵架。”

这年头,被爱的人都这么有恃无恐么?

明明公然出轨私会情人的人是他,怎么搞得像错的人是她?

头顶偌大的“静”字挂在那里,哪怕她现在一肚子委屈和怒火,早就想同他大吵一架,却也要压着、忍着。

她很累。

身累,心更累。

霍谨言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自然也看到了那个“静”字,不由分说,抓住她的手腕就把她往安全通道拽。

时念挣扎半晌,挣脱不得,只得由他去。

手腕处生疼一片,咬紧牙关忍着,一声不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