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筱筱慕亦然全文免费-你欠我一场情深不忘完结小说阅读

主角是黎筱筱慕亦然的小说《你欠我一场情深不忘》,看呗文学为大家带来大神凉拌干面精心编写的经典小说,其构思巧妙,内容饱满。女人不知道,黎筱筱由始至终都把她当成小丑,冷眼的看着她自己一个人自导自演。

《你欠我一场情深不忘》精选:

“没事。”黎筱筱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心里不断的在腹诽白少霆。就算是没有他出现,她也能处理得很好好吧!她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让自己吃亏的人。

“晚上吃饭了吗?一起吃个饭?”白少霆不声不响的就扔下了一个炸弹给黎筱筱。

听见他的话,黎筱筱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这不太好吧?”对黎筱筱来说,白少霆是个危险人物。所谓的危险就是,什么女人跟他在一起都有上热搜的机会,管你是单纯的还是不单纯的。

黎筱筱知道自己的身份,自然不会乐意看见自己的名字和白少霆挂钩。

白少霆的脸色沉了下来,语气强硬的说:“从来没有人可以拒绝我!”上个拒绝他的人已被他扔进公海里喂鲨鱼了。

“我……”黎筱筱本来还想要拒绝,说了一个字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她之所以选择什么都不说,无非是想起了昨晚的事情。明明干完半瓶伏特加那么强人所难的事情,以慕亦然的性格是可以拒绝的,他却没有。可想而知,白少霆的性格是不容人轻易忤逆的。

慕亦然尚且如此了,何况是她呢?

黎筱筱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那你可以等我一下吗?”

白少霆只是点头,什么都没有说。

他们谈话之间,莉莉还在地上哀嚎着,那个从村里来的店员有些心急的想要帮她,她不但不领情,还狠狠的在别人手上留下了抓痕。

“你不用管她。”黎筱筱对着那个店员说道。

那个店员的性格和城里的人比较的话,显得非常单纯。老实说,这样的性格在城里是很容易被利用,或是只有被欺负压榨的份。

可能是因为她这种容易吃亏的性格吧,黎筱筱很想要帮她,更想要让她知道城里的人心险恶。

只是,她能力也有限,帮不了她多少。

“你过来,我看中了你们橱窗展示的那件衬衫,你拿下来给我看看。”黎筱筱指着刚才她在外面就相中的那件衣衬衫。

那个店员闻言,从橱窗拿下了那件衣服,嘴里开始为黎筱筱介绍着手上的衣服,“慕太太您眼光真好!这是昨天下午才从米兰回来的最新款。这款衬衫是我们的首席设计师巅峰之作,款式不但经典,在未来十年来不会过时,面料还很上乘。手感柔软舒适,穿在身上会很凉快的。”

黎筱筱的眸底写满了赞赏。虽说是从村里来的,可这敬业程度,是很多人都比不上的。对于产品的熟悉度,她相信就连刚才那个势力的莉莉也比不上。

“就这件,尺码要一八九身高的男士可以穿的。你仔细看一下,不要拿错了!”

“好的,您放心,一定不会出错的!”她说完后转身去开单子。从黎筱筱确认单子到她去开单子,她的态度都是一致的,从容、淡定。在她身上完全就看不到做成大单子的兴奋和骄傲。

黎筱筱在她走后,目光在其他地方转,想看看还有什么东西适合慕亦然。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给慕亦然买衬衫?”一直没有说话的白少霆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黎筱筱和他之前看过的那些女人很不一样。她那一身对他而言寒酸的打扮,他都看不下去了。她不顾给自己买衣服,首先想到的居然是慕亦然。这一点真的很难得!

莫名的,他开始羡慕慕亦然了。

“刚好看到了,觉得他穿上应该会很好看,就想买了。”黎筱筱的眼神还在店里打转,嘴里淡淡的说道,“你呢?怎么会来这里?也是想买衣服吗?”

“刚好经过。”

“……”黎筱筱沉默了。上班时间还能在商场经过,这是有多刚好?还是说白少霆是有多闲?

黎筱筱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结,本来两个人都不熟悉,说是陌生人也不为过。白少霆是什么原因来到这里,她一点也不关心。

黎筱筱的注意力被一对袖扣给吸引住了,她往那个袖扣的方向走去,拿在手上,爱不释手。

黎筱筱知道这对袖扣,曾经也有人拿过这对袖扣在她面前炫耀。

德国知名品牌的玛瑙长方形弧面袖扣,和刚才的衬衫一样,都是宝蓝色的,正好可以搭配。

“你看这个袖扣好看不?”黎筱筱听见脚步声,知道白少霆刚才一直跟在她后面。

“还可以。”白少霆简单的说道。

白少霆说得很含蓄,黎筱筱还是听懂了。像白少霆这种人,想让他真心诚意的夸奖一句,是非常困难的。

他口中的一句还可以,就能证明这双袖扣是真的很不错。

黎筱筱嘴角挂着浅笑,在白少霆的袖子上比了一下,想看一看效果。

白少霆也没有说什么,任由黎筱筱捣鼓。

“哟,这不是我们慕太太么?”

听见那声音,黎筱筱转身看向来人,白少霆也回头淡漠的看了那人一眼。

看见声音的主人,黎筱筱淡淡的移开视线,她是一刻都不想搭理那个人。

“既然你也觉得还可以,我就买下了。”黎筱筱扬手叫来刚才的那个店员,对她说:“这对袖扣也给我一起包起来。”

“好的!”店员接过了袖扣,又转身回去忙碌了。

那边被彻底忽视的女人脸色一变,大声的嚷嚷:“不是才刚和慕总结婚吗?怎么这么快就耐不住寂寞,给慕总戴那么大顶的绿帽子了?就不知道慕总是不是知道!”说完,她还自嗨的掩嘴偷笑。

“对吧?亲爱的?我记得当初慕总结婚,你也有去是不是?”女人望向身边的男人问道。

男人还未搭话,她又自顾自的继续说着:“慕家想要冲喜的想法可以理解,可也不能到这种饥不择食的程度不是?像她这种没受过高深教育,没有文化的货色,能知道什么礼义廉耻?满脑子不是利益还能有什么?”

“结婚那么久,没见过慕总陪她出门,反倒是多了个野男人在身边。呵,难道只是个挂名太太?”

女人越说越过分,她身边的男人拉了拉她的手臂,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怎么了?她想要装,我们能不成全她吗?爱装就让她装个够!看她这副嘴脸我就觉得恶心,想吐!”

女人不知道,黎筱筱由始至终都把她当成小丑,冷眼的看着她自己一个人自导自演。

黎筱筱不恼不怒,并不代表白少霆能不恼不怒。

他一步一步的走到女人面前,脸色阴沉,看上去就像活阎罗般吓人。

“你刚才说谁是野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