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湛林江雪小说-林江雪叶湛盖世豪婿免费阅读

男主是叶湛女主是林江雪的都市小说叫《盖世豪婿》,是由网络作家小米辣倾力所写。讲述的是林家祭祖当天,叶湛和他的父亲一起发生了车祸,危机时刻父亲护住了他,自己却身受重伤,无奈之下,他只能硬闯林家祠堂去借钱,等他受尽侮辱借到钱,医院却说医药费已经有人付过了,这是怎么回事?

精彩章节

林家大宅,灯火通明。

祭祖礼后,林家举办了盛大的晚宴,邀请了很多在商政界的合作伙伴前来赴宴。

去了典当行的林江雪也到了这里,她的包里塞着将近十万块的现金,那是她将两盒珠宝首饰典当再加上自己的积蓄凑的。

林道东看到林江雪来了,见她包里塞得满满当当的,戏谑道:江雪,你不会是把自己的家当都抵押了吧。

等我把你那个倒霉又窝囊的老公给赶出林家,以后嫁到程家享福可别忘了堂哥的好。

林江雪没有理会他,坐到了一边的餐桌上。

望着一桌子的珍馐美食,她一点胃口也没有。

原本她打算找几个熟识的亲戚借钱,但大家都在那里推杯换盏的,话到嘴边了她又开不了口。

江雪,你怎么不吃啊?

现在和林江雪说话的是姑姑林丽芸,她一脸关怀地往林江雪碗里夹了块肉。

林江雪诧异地看着姑姑林丽芸,她以前可没有对自己这样过。

姑姑,我

林江雪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和她提起借钱的事情。

好了,别抹不开面子,你跟叶湛的关系我们林家谁不知道啊,没关系的。

听见姑姑这话,林江雪的脸色就变了,她撑起额头,闭上眼睛,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心里已经猜出来接下来她大概会说什么了。

瞧你这身段,还是清清白白的处子身吧,我已经和程家那边通过气了,他们啊,不会在意你是改嫁的。

你要是甩不开面子,姑姑给你做主,尽快给你安排,你看怎么样?

林江雪的眉头紧锁,嘴唇带动着下巴抽动,略显尴尬又愤懑不已。

姑姑,您还是多关心关心你儿子吧,最近他花钱太大手大脚了。

叶湛拉过椅子,坐在了林江雪和姑姑林丽芸的中间。

林丽芸听到这话,显的有些紧张,刚刚想说的话又往喉咙咽了回去。

张亦凡花钱没有节制,但公司的账,数目差得太多总会被瞧出端倪,要不是这个原因,林丽芸也不会给程家牵线搭桥,就是想着可以赚点钱。

你怎么来了?

林江雪见叶湛来了,诧异地问道。

叶湛回到家中,一直电话联系不上林江雪,刚好张亦凡发了短信过来说林道东正在林家大宅欺负林江雪。

赶到林家大宅的时候,刚好看到林丽芸在缠着林江雪。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你个废物!

缓过神来的林丽芸,起身走开之前,还对叶湛唾骂了几句。

就在这时,当堂有管事的朝里屋喊了一句:

老太爷,有人送礼来了。

这一下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送礼?谁会在这个时候送礼?

只见两个佣人抬着一个箱子进了里屋,将它搁在了地上。

几十双眼睛齐刷刷上下打量着这个铁箱子。

不过叶湛倒是没有什么兴趣,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林老太爷着人打开了箱子,只见里面摆了件二十寸的圆形漆盒,漆盒上画着云鹤九霄、青松古树的图案,一看就是有年头的老物件。

是谁送的?

林老爷子见多识广,自然知道这漆盒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古董,市值估计就得几千万。

来人没有说,只将东西放下,就离开了,看样子只是个送货的。

这下更是惹得众人议论纷纷,摸不着头脑。

林老太爷亲自拿起漆盒,将漆盒盖子打开后,里面露出的东西直接让众人惊呆了。

一整块田黄石透雕而成的龙凤呈祥,展现在众人面前。

只见团龙居上,怒目而视,爪踏虚空,气吞山河;飞凤居下,高雅身姿,临云展翼,昂首华贵。

喝!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样的东西,价值恐怕得过亿。

黄金易得,田黄难求。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

但这块龙凤呈祥是由一整块田黄石透雕而成,世间不缺这番高超技艺的雕师,可这样一块田黄石,当真是可遇而不可求。

纵观一生,林老太爷也没见过这般贵重而又精细的东西。

这时有人在漆盒的盖子里面发现了一张信纸。

林老太爷急忙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只寥寥写了几句话:

常闻儿媳妇温文尔雅、知书达理,因繁事缠身,无法亲自前往。特备区区薄礼,略表心意,改日定亲自与儿媳妇相见,再多叨扰林老太爷。

对方提到儿媳妇的字眼,又指明了林老太爷,这礼确实是送给林家的。

可究竟是谁呢?

就在众人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堂外又有管事的朝里屋喊了一句:有客到!

今日林家齐聚一堂,后生晚辈程立麟特奉家父之意,上门讨杯酒水,多有叨扰,多有叨扰!

一位二十岁出头的白衣男子,踏进了宴席内堂。

程立麟,便是之前要娶林江雪和林家商业联姻的程家公子。

他这次被父亲嘱托来参加林家宴会,目的是了解林氏建筑公司对程氏集团开展的几个建筑的承建意向。

林老爷子看着手中的龙凤呈祥,再看了看程立麟,心中的疑惑多少有些解开了。

虽然林江雪和窝囊废叶湛已经成婚,但林老太爷又不只是林江雪一个孙女。如果能促成与程家的商界联姻,那对两家公司的发展都是极好的。

程公子客气了,来,请上座!

程立麟进了内堂,途径林江雪身边时,眼神略作停留。

站在林江雪身边的林丽芸给了程立麟一个肯定的眼神,显然二人一早便通气了。

林道东这时一副巴结地凑了过去:程公子果然有大家风范,人未来,礼先到。

程立麟刚要落座,却听得林道东提了一句礼,瞧见堂中那口大箱之中摆着的漆盒古董。

嚯!

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再朝林老太爷手里望去,顿时就愣住了。

田黄石透雕的龙凤呈祥!

我滴个老天爷!

程立麟心中止不住地嘀咕,他也是个爱好玉器古玩、附庸风雅之人,自然识物,可就算将他老爸收藏的古玩都拿出来,也没有一样东西能抵上这两件。

嗯?难道这礼不是程公子送的?

林道东眼瞧程立麟也是一脸的震惊模样,不禁质疑道。

程立麟略显尴尬,回过神来,故作镇定连忙说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确定,我爸吩咐我过来打个招呼,可能是他老人家一手安排的吧。

听到程公子这样说,林老太爷展颜开怀,心里的疑惑瞬间便释然了。

既然是程家老爷子安排的,那便是打算要和林家联姻,程老爷子趁着今天林家一众孙女都在,特地让程公子过来看看,用意自然很明显。

又送来极重的礼,足以彰显程家的诚意。

推杯换盏,酒过三巡之后,林老太爷特意嘱咐了一众孙女过来和程公子会面见礼,林江雪已有婚配,自然不在列。

江雪,你个傻姑娘,多好的机会啊,你瞧见没有,程家的礼数多全啊,这么厚的礼。

姑姑林丽芸在一旁不停地攒弄着林江雪往程立麟的座位靠。

叶湛察觉到程立麟时不时地往林江雪这边看过来,那种直勾勾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这让叶湛很不爽。

林江雪本就心烦意乱,左右躲不过,刚想起身过去,却被叶湛安抚着坐回桌位。

来,程公子,我向你敬杯酒。

叶湛拿起酒杯,起身走到程立麟的座位旁边。

叶湛,你干什么?

老太爷本不想在这样欢快的宴会里为难叶湛,哪知这家伙又要过来找不痛快。

程立麟一听对方是林江雪带回来的窝囊废老公,顿时没了兴致,举起的酒杯也放了下来。

叶湛倒是一饮而尽,接着大声说道:

爷爷,程公子既然想成为我们林氏的合作伙伴,我希望这杯酒能够提醒他把心思放在合作项目上,而不是假借合作,到这里来觊觎别人的老婆。

整个内堂原本热闹喧嚣,听到叶湛的声音直接安静下来。

什么情况?

叶湛这个窝囊废在发什么疯?

叶湛,你抽什么疯?

林道东眼见程立麟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站起来就要将叶湛往后拉。

林江雪也赶紧上来拽着叶湛,连连向大家赔不是。

可众人的目光都带着怒火,她急忙拖着叶湛出了林家大宅。

宅子外的林荫道上,林江雪和叶湛一前一后地走着,夜灯将他们的背影拉得很长。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林江雪不理解叶湛为什么会这么冲动,本来自己家人在家族中的位置就十分的尴尬,叶湛这一闹,她们一家就更没法在家族中立足了。

轰隆隆~

一辆黄色的迈凯伦敞篷跑车停在林江雪面前,车上坐着的正是程立麟。

江雪,我送你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