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途无期前夫请你入局苏浅季少寒全文阅读

《婚途无期:前夫请你入局》是由作者戚戚创作的总裁宠文小说,主角是苏浅季少寒,小说讲述的是五年前,苏浅被季少寒伤透了心,她曾经发誓,就算全天下只剩下他这一个男人,她也不会嫁给他。然而如今五年后,苏家出了事,好巧不巧他又是唯一能够帮她度过难关的那个人,而他所给出的条件,是嫁给他做妻子。面对公司的危机和忧心的父母,苏浅无奈之下,只好选择妥协,嫁给了这个本不想有瓜葛的男人,可她能够放下从前种种吗?

精彩章节

次日,季少寒以个人名义发了通告,清清楚楚的指出自己和苏小汐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也不是自己的未婚妻,通告一出来,立刻引来了轩然大波。

我去,这季大少可以啊。童瑶坐在苏浅的办公室内,抱着iPad看着新闻,津津乐道的评论着。

坐着审阅文件的苏浅听到童瑶的话却不为所动,季少寒要做什么,根本不在她的管辖范围之内。

童瑶抱着平板电脑走到了苏浅的面前,继续说着:他说那个苏小汐根本不是他的未婚妻,浅儿,我其实挺好奇你跟季少寒之间的关系,你们

苏浅抬眸看了一眼好友,声音漠然:我跟他,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童瑶敏锐的察觉到了她不对劲的情绪,吐了吐舌头,不再言语,其实就算苏浅不说,她也知道两人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

不过,好友不肯多说,童瑶也不会八卦的多加询问。

乖乖的坐在了沙发上,童瑶继续无聊的翻阅着新闻,忍不住在心里无奈的叹息着。

苏小姐,二爷和二夫人在前台大吵大闹要见你。助理匆匆忙忙的走进办公室,对着苏浅汇报着。

苏浅冷冷的开口:不见。

这个时候,苏俊生和陈之瑶来找自己,绝对是因为苏小汐的原因,她不想就这些无意义的纠缠而跟他们有过多的牵扯。

好不容易,在童瑶的叹息声中熬到了午饭的时间,她一把丢掉平板,拉着苏浅抱怨着:浅儿,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苏浅看着她无奈的笑着,最后缓缓的起身,任由童瑶挽着自己的手臂搭乘着电梯下楼。

不等苏浅和童瑶走到大门口,就已经被苏俊生和陈之瑶挡住了去路。

看着两人,苏浅紧紧拧着眉头。

倒是小看了他们的耐心了!!!

苏俊生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面前的侄女,说着:小浅,我们谈一谈。

陈之瑶站在一边怒瞪着苏浅,那神情,就像恨不得上前将她撕裂一般,怨恨无比。

苏浅淡淡的斜睨了陈之瑶一眼,然后将目光落在了苏俊生,冷淡的开口:如果是因为你那宝贝女儿的事情,就算了吧,她的事情,我管不来。

苏俊生一听她这话,当场就冷下了脸色。

苏浅一看就知道是为了苏小汐,疏离的笑了笑:抱歉。

说着,和童瑶越过两人的身躯就要离开。

苏浅,你给我站住。陈之瑶见状再也无法淡定了,冲上前一把就拽住了苏浅的手腕,谩骂着:你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你一回来就去勾引季少寒,还让他将小汐给退婚了,苏浅,小汐可是你妹妹,你抢妹妹的男人,你不羞愧吗?

此时正值下班高峰,因为陈之瑶刻意提高嗓音的嚷嚷,瞬间引来了所有人的驻足,在听到陈之瑶这一番话之后,都将探究的目光落在了苏浅的身上。

苏浅感受着众人的目光,眼神一冷:放手。

陈之瑶以为苏浅是急着离开,眉目间沾染着一丝丝的得意,手上的力道家中,音量骤然拔高:大家都来评评理啊,我这侄女,五年前背叛了自己的未婚夫,跟别的男人上床,还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最后被未婚夫抛弃了,狼狈离开出国几年,这一回来,不得了啊。

我女儿在我女婿最难过的那段时间一直无怨无悔的陪在他的身边,两人也订婚了,我这侄女倒好,一回来就不要脸的勾搭上了前未婚夫,还危言耸听要他退婚抛弃我女儿,你们大家都给评理,我这侄女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哎呦,可怜我的女儿啊,就这样因为狐狸精的三言两语就被抛弃了,还有我那大伯哥一家,真的不知道怎么教养自己的女儿,竟然臭不要脸的做出破坏别人感情的事情,现在连我们长辈都不放在眼里,这小三当的可是够嚣张的。

陈之瑶一边说着,一边红着眼眶,抬手擦拭着自己脸颊边的泪水,楚楚可怜的诉说着被自己拽着不放的苏浅。

她就是要苏浅身败名裂,让众人都看清楚她的真面目。

至始至终,苏浅都冷着一张脸,目光冰冷的听着陈之瑶对自己的控诉,浑身上下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那眼神,不自觉当中透露出一股凌厉。

手腕上传来一阵尖锐的痛楚,苏浅却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只是冷冷的看着陈之瑶和苏俊生。

一旁的童瑶见到了陈之瑶的小动作,上前一把狠狠的扯开了她的手,一脸鄙弃的看着她:我说这位大婶,你在瞎嚷嚷之前,最好注意一下你的形象,怎么,苏小汐那个女人不敢出面,沦落到让父母为她出面了吗?

童瑶嘲讽的翻了翻白眼:你女儿看不住自己的男人,怪谁?再说了,是季少寒自己说了你女儿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要我说,这五年的时间,打着季少寒未婚妻的名义在外招摇,到底是谁不要脸啊?

陈之瑶没想到半路会冒出一个人来替苏浅出头,恶狠狠的瞪视着她,咬牙切齿的说着:这是我们苏家的事情,与你一个外人无关,你滚远点。

童瑶冷冷的笑着:怎么滚?要不你先滚给我看。

你陈之瑶气恼的指着童瑶,恨不得上前将她撕裂了。

苏俊生眼看着妻子受欺负,将她护在了身后,愤怒的对着苏浅吼着:苏浅,这就是你对待长辈的态度吗?

苏浅一听,只觉得一阵好笑:我向来都是别人敬我一分,我敬别人一尺,至于那些倚老卖老的人,我态度向来如此。

苏俊生脸色一阵铁青,朝着苏浅冲了过来,高举着手就要动手打她,却被人制止了。

不等苏俊生反应过来,他的身子一阵踉跄,往后倒退了几步,差点狼狈的倒在地板上,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的身躯,苏俊生恼怒的抬头,却在看到来人是谁,脸色大变,恐慌划上他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