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知心傅承景小说全文 沈知心傅承景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沈知心傅承景是著名作者萌囧包子经典小说中的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咱们接着往下看前世,沈知心作天作地,作死了宠她如命的男人。自己也被渣男和亲妹妹联合残忍杀害。一朝重生,她华丽转身,抱紧矜贵男人大腿不放。沈知心这才明白,傅承景以为她刻意打扮了一番,是认为他今晚不回来了,好偷偷出去见宋易安?“我没想去哪儿,我只是在等你。”她捉了抿唇,有些内敛地道。等他?傅承景的目光审视了一番,不由怀疑,莫非这是她的权宜之计?沈知心只有在宋易安面前,才表现出小女人的情态。见男人并未接话茬,沈知心在傅承景面前晃了晃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夺目璀璨的光芒。“傅承景,你白天说,要是我找到钻戒,就再信我一次,现在戒指我找到了。”她得意地冲他露出微笑,这是沈知心得知婚讯后,第一次冲傅承景笑。她笑的时候,嘴角一左一右出现一个浅浅的梨洞,显得清纯又可爱。傅承景薄唇微动,没作任何回应。

《诱爱成婚:傅先生宠妻无度》 第3章 渣男,给我滚! 免费试读

她一个转身,就看到那个她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的男人,宋易安!

“知心,你在这里找什么?”宋易安上前就要抓住沈知心的手。

与此同时,她感受到附近的气息与刚才有所不同。

似乎傅承景也出现了,只是隐在她此刻看不见的地方。

她猛地收回手,往后退了几步,谨慎地看向面前的男人。

前世,四年真情,全都喂了狗!

为了宋易安,她处处与傅承景为敌,做了多少不可饶恕的事!

而她最憎恶的男人,那个处处谨小慎微的傅承景,却为她送了命。

人哪,死了一回,才知道,遇到的是人是鬼!

见沈知心戒备地看着自己,宋易安眼中闪现一丝异样。

昨天她不才大闹婚礼,目的不是为了离婚,好和他在一起吗?

在宋易安眼里,沈知心徒有漂亮的脸蛋,却比猪还蠢,这样的人,怎么能配得上他!

心里那么想着,嘴上他却道:“知心,你怎么了?”

此时,沈知心的重点根本不在宋易安身上,满脑子都在想,要是这次再被傅承景误会了,他们之间的信任关系就再也无法修复了!

她冷漠地瞥了一眼面前的男人,全然没了往日的热情。

“没怎么。既然我已经和傅承景结婚了,你就不该再来找我,我不想被他看到了,会误会。”

“知心。”宋易安还以为沈知心只是在闹脾气,上前哄道。

不远处,蔷薇后,那道深邃的眸子闪现一道寒光。

男人身后的云深,分明感受到了近距离的死亡威胁,直逼而来!

却不料,沈知心又后退了一步,似乎对宋易安的靠近很是厌恶。

“你耳朵聋了吗?我让你离我远一点,你没听见?还有,我现在已经结婚了,你能不能别叫的这么亲热,恶心!”

“恶心?你说我恶心?”宋易安完全没想到沈知心会突然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

“没错!我们既然已经分手,就该断个干干净净!”

“知心,你这是怎么了?你昨天结婚之前,还不是这么说的,你说要让傅承景讨厌你,好早点跟你离婚,届时你会重新跟我在一起,你忘了吗?”

蔷薇花后,男人垂下的手,握成了拳,额头上的青筋也在尽显。

云深在心底默念,沈知心啊沈知心,你婚前乱来也就算了,婚后也该出轨,你这是吃了豹子胆啊!

这事让傅承景捉个正着,可不会像昨天大闹婚礼那样,就那么算了!

“你在放屁!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你拿昨天的话来要求今天的我,是不是太可笑了?”

“知心,你说话怎么这么……粗鲁……”宋易安被沈知心的态度转变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要知道,沈知心母亲名下那么多资产,如果不早点行动,这个秘密被沈知心知道,可就糟糕了!

“我本来就粗鲁,你不知道吗?实话告诉你,昨晚我和傅承景睡了……”

闻言,宋易安愣在了原地。

不远处,云深看着主子的背影,不禁冷汗涔涔。

昨天沈知心明明在佛堂跪了一夜,怎么可能跟主子睡过,这丫头真是说谎成性。

“睡……睡过?知心,你……不是说要为我守身?”宋易安一副受打击的模样。

沈知心冲他露出一个假笑,双手叉腰,霸气地道。

“为你守身,那种假话你也信?你以为昨天我大闹婚礼,为什么傅承景没找我算账?当然是因为我给了他我最重要的东西,也是经过昨晚,我才确定,傅承景才是我要找的男人。

长得帅不说,技术还好,我完全被他征服了,现在我想跟他一起好好过日子,请你别再来骚扰我了!要是你再来烦我,让傅承景知道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知心,你……”宋易安被骂的脸色变成了猪肝色。

傅承景是他吃了一万个豹子胆都不敢惹的男人,就是见沈知心,也只敢偷偷摸摸的。

那句技术好,被完全征服了的话,让那个刚刚还浑身散发阴郁之气的男人,顿时怔住了。

云深分明看到了,主子的耳朵浮上了红云。

沈知心啊沈知心,你可什么都敢说!

“还不快滚!”沈知心一点都不给面子骂道。

宋易安很是不甘心,总觉得沈知心那么蠢,怎么会突然态度大转变?

这里面一定是有内情的。

“傅承景,你来了!”沈知心装作很开心地向不远处招手。

宋易安做贼心虚,买来得及应证,就飞也似地逃窜了。

“呸!”沈知心看着那道背影,啐道。

狠心杀了自己的人,光是听对方说话,她都恨得牙痒痒。

她刚重生,很多事情还没整理好,等她忙好了,再来好好整他!

来不及想多,沈知心继续低着头,找寻钻戒的影子。

天色渐晚,要是再找不到戒指,她恐怕连傅承景的面都见不了了!

蔷薇后,云深看着主子怒意渐消,深邃的眸子还一直盯着在草丛里翻找的沈知心。

看到沈知心为找戒指,吃了这么大的苦头,云深幸灾乐祸道。

“主子,沈知心根本不可能找到戒指的,毕竟,昨天……”

傅承景一个杀人般的眼神投了过来,明明烈日当空,周围却冷得让人不禁寒颤。

“谁说她找不到,戒指分明就在那儿。”

傅承景指了指距离沈知心两米内的草坪处。

“嘿嘿,主子,您可真健忘,戒指已经被我找……”

旁边,又一个杀人的眼神传来,云深立刻点头如捣蒜。

“主子您说的对,您说戒指在那,就在那!”

与此同时,随着云深一个抛物线的动作,一枚银色的戒指在太阳下闪着耀眼的光,落在了草坪上。

没过一会,草坪处,传来少女的雀跃声。

“戒指!我找到了,我找到戒指了!”

“哈哈哈!太好了,我就知道只要心诚,一定会找到的!”

“傅承景,这下你总该相信我了吧?”

“哎呀,太阳好毒,肚子也好饿,我得赶快回去!”

云深拨打了个电话,“喂,红姨吗?为少奶奶准备点去暑的汤和丰盛的食物,用完餐,请美容师去少奶奶的房里,为她做晒后修复。”

“她哪来的那么多事?”红姨不禁抱怨了一句。

云深看了一眼已经走向远处的傅承景的背影,“这都是主子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