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身碎骨成全你林长渊若颜全文免费阅读(已完结)

火爆新书《粉身碎骨成全你》是来自夏雷炮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奇幻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林长渊若颜,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不是想要解除契约吗?”她看向男人,手一寸一寸往胸腔内里探去:“我今日便满足你。”再出来时,掌心里多了一颗跳动的鲜活心脏。那颗鲜活的心脏就在她的压迫之下,生生被捏碎!直到若颜闭眼的那一刻,她都没有再看男人一眼。

《粉身碎骨成全你》 第6章 一病不起 免费试读

父亲身死,母亲哀痛过久,亦一病不起。

而这个时候,偏偏还有人要来九霄宫添上一把火。

若颜冷眼看着若允,语气中没有丝毫情义,“我说过吧,以后不要再来九霄宫。”

若允将补品放在桌上,冲若颜柔声笑道,“听说伯母病了,我前来探望。”

说完若允便要朝里间走去,若颜快她一步,伸手拦住,“不必。”

“那怎么行,”若允别开她的手,“我自幼孤苦,是伯父伯母将我捡回,一手养大。伯父痛逝,伯母现又病重,我怎能心安?”

“心安?”若颜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若允,你还有心吗?”

她召出狐纹长剑,“你再朝前迈一步,别怪我不客气。”

若允露出些许失落,她往里间床榻上睡着的人看了一眼,叹气转身,“那好吧,愿伯母早日安康,妹妹先回了。”

若允走了两步,想起什么又回头,面露羞怯,“对了姐姐,长渊说,一月后他将迎我过门,希望那天姐姐能出面祝福,我也嫁的安心。”

若颜背对着她,紧紧拽着衣袖,未置一词。

若允看着若颜的背影,浅浅一笑,而后退了出去。她走后,若颜没了气力,跌坐在地。

“娘娘!”小菊慌忙上前搀扶她坐下。

若颜疲惫地摆了摆手,“下去吧,我乏了。”

“是。”小菊鞠了个礼,带着其他宫女下去了。

而她们都没有注意到,躺在床上的人,眼角有泪滑落。

若颜浑浑噩噩地呆坐了一整天,晚上便早早地睡了。

夜里,她又梦到了年少的林长渊,梦到了他们的婚礼。

坐在洞房里的她明明笑着,可她的笑,却那样苦。

“娘娘,不好了!”

第二日,若颜是被小菊给吵醒的。

“何事如此惊慌?”若颜皱眉问道。

“夫人……”小菊喘了一大口气,才敢说出来,“夫人不见了!”

而此时江夜阁,若母负手站在门口。

若允笑着出来迎她,“伯母,您来……”

她的话还未说完,狠厉的巴掌便朝她脸上落了下来。

若母面色铁青,“你……当真和长渊搅在了一起?”

若允捂着脸,红着眼委屈道,“长渊,他是喜欢我的。”

“你疯了!她是你长姐的夫君啊!”若母指着她的那手颤抖着,“你别想掺和进去,明日同我回青丘。”

“不,长渊答应要娶我了,我不会再回去的。”若允咬牙道,“那种寄人篱下苟且残存的日子我受够了!”

若允刚说完,若母第二个巴掌落下来,但这次并没有打在若允的脸上,若允抬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若允的脸上划过一丝阴狠,“你别逼我。”

那抹阴骘使颜母心一惊,她不由往后退了些,气势也低了,“若允,你听话,我们回青丘。”

“我说了我不回去!不回去!”若允耐心告罄,几近暴怒。

而这时,就听近处传来一声戾气极重的鸟鸣。

有小厮从江夜阁里急忙跑出来,道,“不好了,殿下送的碧渊火凤魔化了!”

紧接着又是一声鸟鸣,声音短促狂躁。而后,有火团在小厮左近炸开。

冲天火光中,碧渊火凤暴躁踏出,它周身黑气环绕,双眸阴骘。

火凤冲着若允和若母两人嘶鸣一声,而后便对着若允俯身冲来。

若允惊慌,连退几步后,猛地往前推了若母一把。

若母踉跄未定,碧渊火凤的锋利翅羽直接贯穿了她的胸腹!

“母亲!”

远处一声凌厉的嘶吼传来。

下一刻,狐纹长剑劈出一道炙眼蓝光,碧渊火凤的翅羽当即一分为二。碧渊火凤吃痛,另一只翅羽横扫而过,将若允和若母两人掀飞。

若颜疾步上前,腾空将若母护在怀里。她的泪落在若母面颊上,晶莹滚烫,但若母却再无声息。

若允重重摔在不远处,她还未来得及爬起,就觉腰间一紧,纤长的狐尾将她环住。

若颜发了狠似的怒视着她,血泪鲜红。狐尾不断收缩,若允顷刻间腰骨碎裂。

她仅“啊”了一声,朦胧间就见狐纹长剑朝她破空而来!

狐纹长剑插入若允的胸口,刚及分寸,就被劲气弹开。

而若颜亦是胸口一震,吐血而卧。

若允摔倒在地,她嘴角溢着血,悲痛又委屈地冲不远处的男人伸出手,“长渊……疼……好疼……”

魔化的碧渊火凤已被赶到的天兵制服,林长渊抬袖屏退众人,看向若颜的眸光里闪过一抹杀意。

“伤了你心爱之人,心疼了?难过了?”若颜以手撑地,冷漠地看着林长渊将若允拥入怀里,自嘲般笑了出来。

“可是,我也痛啊,我痛丧父丧母,我痛错付他人,”若颜紧紧搂住母亲的尸身,绝望地以手覆上胸口,“不是想要解除契约吗?”

扬起的唇角像染血的茶靡绽放,她看向男人,指甲忽而暴长,一寸一寸往胸腔内里探去。

很快,血浸染了她的指甲,而她仍冲林长渊笑着,“我今日便满足你。”

语落,她的手完全浸入胸腔。

再出来时,掌心里多了一颗跳动的鲜活心脏。

而那胸口处,无法填补的洞口正往外淌着浓稠的液体。

若颜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自顾自地欣赏着掌心之物,而后五指渐渐合拢。

那颗鲜活的心脏就在她的压迫之下,生生被捏碎!

如万刃剐肉般,若颜再也承受不住,蜷身痉挛。

手腕处的粉色印记,随之浅了,淡了,最后再无踪迹。

直到若颜闭眼的那一刻,她都没有再看男人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