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溪越离小说 毒妻良母:萌宝的特种爹地-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主角叫林溪越离的小说叫《毒妻良母:萌宝的特种爹地》,是作者金重楼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林溪双手紧紧按在胸前的伤口处拼力输入异能治疗,还是没忍住吐了一口血。刚才并不是偷袭的好时机,可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微雨受辱!只可惜以前学到的三脚猫功夫到底还是不入流,光头黑汉偏偏又是一个从刀子底下拼杀出...

《毒妻良母:萌宝的特种爹地》 第13章 原来小溪是在担心他 免费试读

林溪双手紧紧按在胸前的伤口处拼力输入异能治疗,还是没忍住吐了一口血。

刚才并不是偷袭的好时机,可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微雨受辱!

只可惜以前学到的三脚猫功夫到底还是不入流,光头黑汉偏偏又是一个从刀子底下拼杀出来的外家高手,只是一个肘击,就打得自己毫无招架之力……

光头黑汉淫笑着打量了一遍林溪被黑色紧身衣包裹的娇躯,伸手就去捏她的下巴:

"美人儿,你是知道老子兴致好,自动送上门来了?你放心,一会儿老子重点照顾你,一定让你--"

一只脚突然踹过来,踢开了光头黑汉那只手,却是并没有什么力度。

光头黑汉只是随意一掀,就把挣扎着站起来后就胆大包天敢踢自己的燕微雨重新掀倒在沙发上。

"微雨!"林溪顾不得再用异能偷偷治疗自己,惊呼了一声。

"声音好听,老子喜欢!"

一把将林溪也扔了过去,光头黑汉解下自己的皮带,凌空"啪"的一声甩响,浑身都兴奋起来,

"一会儿都用力给老子叫出--"

皮带狠狠朝林溪和燕微雨身上抽去,林溪下意识地一个翻身,把燕微雨护在身下,绷紧了脊背。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林溪僵着脖子扭头往上看去,震惊地睁大了眼,飞快地伸手捂住了嘴,才没让自己叫出来。

随着"咔嚓"一声骨骼脆响,那条紧紧套在光头黑汉脖子上的皮带直接被拽得绷断开。

越离嫌弃地一脚把颈椎被生生箍断的尸体远远踢开,盯着林溪有些咬牙切齿:

"我看你是疯了!自己有几斤几两都不清楚,就敢--"

尸体撞到办公桌发生的巨响惊动了守在门外的几个小喽啰,一名光头黑汉的心腹小弟匆忙推门查看:

"老大,怎么了?是不是那妞儿--老大!"

越离狠戾地转过脸盯了过来,吓得对方后面那一声"老大"直接破了音。

"他杀了老大!"

"弟兄们快抄家伙!"

门外几个机灵的小喽啰也不含糊,边喊边迅速后退,伸手就往腰后的武器摸去。

越离脚下一动,身体已经在原地消失,没过一分钟又走了回来。

除了他的脚步声,走廊上一片安静,刚才还吵吵嚷嚷的那几个小喽啰的脖子全部扭曲出了一个诡异的角度,软塌塌地倒在地上。

林溪怔怔看着那一地尸体,一时还有些回不过神。

越离皱着眉头一手遮住了林溪的眼睛,把她从燕微雨的身上提了起来:

"别看。"

怕林溪害怕,他送这些人上路的时候已经尽量用不血腥的手法了。

可是死了这一大片人,看来还是让他的小妻子害怕了。

就这么点小鸡胆子,真不知道她今天晚上怎么敢跑过来救人,要不是他来得及时--

"我不是害怕,我是……"林溪一把将越离的手拉开,目光对上他深黑的眸子,突地顿了顿。

她能怎么问?

问越离既然是超能者,上辈子为什么会杳无音讯,任她娘儿仨被人欺辱吗?

"嗯?"

见她突然不说话,越离疑惑地看了过来。

林溪飞快地低下了头,目光微黯,把自己的疑问吞回了肚子里:

"这么多人死在这里,我是怕你--"

原来小溪是在担心他?

越离眉心舒展,轻轻一提将那柄**在办公桌上的匕首拔出,重新插回了林溪腰侧的刀鞘里,然后一把紧紧搂住了她的腰:

"先带你们离开这里。一会儿我会过来把这里全都清理干净,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另一只手抓起还绑着燕微雨的绳子,几个跃身间,已经把两人带到了一辆越野车上。

刚被塞到后排座上,燕微雨就发觉一直捆着自己的麻绳已经断了。

一手把堵在嘴里的抹布扯掉,燕微雨反射性地干呕了起来。

"微雨,你怎么样?"

被越离直接塞到副驾驶座上的林溪刚想转头往后看,越离却正好侧过身子伸手将她圈在怀里。

短硬的胡茬划过林溪的脸颊,带来麻麻痒痒的小刺痛,林溪身子不由一僵,跟做贼似地刷地缩了回去。

"燕小姐,系好安全带。"

越离似笑非笑地看了林溪一眼,拉出安全带帮她卡好了,

"坐好了,我时间不多,先送你们回去。"

几乎是话音刚落,越野车就带着轰鸣飙了出去。

林溪短促地尖叫了一声,下意识地紧紧攥住了横过胸前的安全带。

越离正视着前方,伸出一只手准确地拍了拍林溪的手:"别怕。"

大掌将林溪的手包在掌心,停留了几秒就放开了。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指尖从林溪胸前不轻不重地刮过。

林溪吃惊地睁大眼瞪向越离,见他握着方向盘目不斜视,又很快偏头看向窗外飞快往后退的景物,有些羞窘地咬住了唇。

越离唇角上翘的弧度大了几分,抓着方向盘的手指头微微动了动:软,弹,嗯,还长大了……

赶到燕家的时间被压缩到了极致,车停下来的时候,林溪和燕微雨都齐齐长吐了一口气。

越离按住了林溪想解开安全带的手,转过头很直接地跟燕微雨交待:

"燕小姐,请你先走一步,我还有几句话要跟小溪说。"

"好、好的,谢谢。"自知碍事的燕微雨急忙跳下了车,抬头看到楼上家里的灯火,三步并两步地跑进了楼道。

几乎车门刚关上,越离就侧过来大半身子,一手扣住了林溪的后脑,迫着她微微仰起头。

林溪心口一悸,本能地想推开他:"等等,我有话……"

只来得及说出几个字,红唇就被凶狠地吮住,男人就像一头精于狩猎的猎豹,牢牢锁定了自己的猎物。

另一只大掌肆无忌惮地从衣底探入,薄茧摩过,粗糙而火热,仿佛带着一层电流,让林溪抵挡在胸前的手不知不觉就失了力道……

杏眼含着点点泪水,水雾迷离,诱得人想更进一步,让身下的人求饶哭泣。

越离却鼻息粗重地停了下来,艰难地抽身坐回了驾驶位,闭目片刻,打开车门将浑身发软的林溪抱下了车:

"乖,我这次时间不多,等下次,老公一定让你……"

小说《毒妻良母:萌宝的特种爹地》 第13章 原来小溪是在担心他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