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荣光曾苒苒顾青荣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主角叫曾苒苒顾青荣的小说是《少年的荣光》,它的作者是安九凌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下午上完课回到宿舍,曾苒苒仍然在想着,顾青荣都相信她的专业能力,为什么还是不提让她帮助他的事情?难道他这个病,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吗?这一疑惑困扰她,直到刚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的苏筱满喊她,都没回过神来...

《少年的荣光》 第7章 你们在谈恋爱? 免费试读

下午上完课回到宿舍,曾苒苒仍然在想着,顾青荣都相信她的专业能力,为什么还是不提让她帮助他的事情?

难道他这个病,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这一疑惑困扰她,直到刚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的苏筱满喊她,都没回过神来。

苏筱满见她出神,拉来椅子坐下,一边擦拭湿发,一边盯着曾苒苒,问:“曾苒苒,思春啊你?怎么叫你都不应?”

曾苒苒回过神来,瞪她一眼:“去你的!”

“你中午去哪儿了?怎么不回宿舍睡午觉?”

“去医学室。”

“干嘛?”

“做解剖作业。”

“一个人?”

“没有,跟顾青荣。”

“顾青荣?!!”苏筱满震惊的声音分贝一提,躺床上的舍友李芸芸和安小纯唰地把视线投射过来,跟个扫描的机关枪似,虎视眈眈。

曾苒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漏了嘴,想掩饰一番,没想到越掩饰,谎言越是漏洞百出。

最后,她选择放弃了。

“所以,你这是在追顾青荣学长?”苏筱满总结道。

“没有!!”曾苒苒急忙否认,却满脸慌张。

“既然不是,那你为什么要带他进医学室?我记得没错的话,顾学长学的是建筑设计吧?”

眼见曾苒苒想解释,却我了很久都没有我出个所以然来,苏筱满了然地笑笑,安慰道:“我知道,我明白的。乖啦,其实顾学长虽然看起来很清冷,还喜欢骂人脾气怪,但人家长得帅呀!你看看,人家可是A大最有潜力的短道速滑运动员,那可是为国家争取荣光的大人物,你喜欢他不亏。”

“苏筱满,你别说了!”曾苒苒被他揶揄得又羞又恼。

李芸芸把手放在曾苒苒的肩膀上,语重心长道:“只是苒苒,我劝你一句哈。以后咱要是喜欢男孩子,想追人家的话,不要带人家去医学室。里面全是人体的内部构造器脏,一般人看着都会反胃,这可大大降低了你追求的成功率呀!”

安小纯也附和着:“现场解剖尸体给喜欢的男孩子看,曾苒苒,你真的就是直女中的战斗机啊!”

“你、你们别说了!”曾苒苒急得跳起来,“我去洗澡了,懒得理你们!”

跑进卫生间洗澡,都还听到身后那几个女人的“嚣张”笑声。

气死了!她根本就没有在追顾青荣呀!

*

当晚,曾苒苒再次翻阅一些医书,甚至上网查阅了相关疾病,相关例子有很多,但因进食太多导致脸部肿胀,隔一天又完全好了的神奇病例没有一则。

曾苒苒站在阳台处,望着黑夜中校园里的璀璨灯火,视线最终落在对面的男生宿舍,越想眉头皱得越深。

在这一年中,每次都像逃兵似的逃离赛场,顾青荣,你是不是感觉很挫败?毕竟,短道速滑是你最爱的东西,在荣耀时刻突然退场,眼睁睁地看着为你鼓掌的众人因你离开而窃窃私语,你是不是很难过?

冷风吹过来,刮在脸上有些疼,曾苒苒揽紧棉睡衣,思绪收了回来。

彼时,手中的手机响了,曾苒苒拿起接听。

“爸爸,您那边有没有关于这病的资料?”曾苒苒问。

“闺女,老爸查了很久,只有情绪性进食症的明确病例,并没有你说的因疯狂进食导致脸肿,第二天又神奇好的案例。”

曾苒苒有些失落,没有说话。曾爸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问:“你那位男同学现在的情况严重吗?如果严重的话,爸爸要不就抽空去你学校。一来看看你,二来亲眼看看那位男同学的症状。”

“他说一年了,看似应该属于前期症状。”曾苒苒顿住,“那您什么时候过来看我?”

“还不清楚,院里忙,老爸如果休假了,就跟妈妈过去看你哈。别伤心,你同学肯定会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挂了电话后,外面又下雪了。曾苒苒伸出手接,雪花落至掌心,最后融化成水,很凉。

是呀,顾青荣,你一定会身心健康,一定会大有作为的!

*

其实,曾苒苒也由衷地感谢顾青荣对她的“不骂之恩”。

要知道,他这人冷得三米开外都让人觉得冰冻三尺,使他不悦的事情,他没有逮着你骂神经病已经给足了她面前。更何况,之前他们还不熟,她却每天追着人家身后跑问,要不要我帮你治病,想想顾青荣没有揍她,已经是宽宏大量。

如今顾青荣没有提答应治病的事情,但曾苒苒不再提起这事儿,打算顺其自然。

要说,经过那次在线解剖小白鼠给顾青荣看后,两人的关系渐渐熟了起来。

要说怎么个熟悉法呢,就比如——

她正在饭堂吃饭,倒是顾青荣主动坐过来跟她一起吃;她去图书馆,他也假装挪过来,坐在她的对面。当然,她上卫生间,他可不敢故意说碰见,否则“变态”标签非他莫属。

两人就这样,因很多“机缘巧合”的方式下,总能在学校的某个地方碰见。

每次一碰见,她都会兴致勃勃地上前跟他打招呼,问问他最近训练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活动。而每一次,他都板着一张冷脸,在她以为他不会搭话时,他都会冷冷地出言,说着他最近训练的情况和碰见的事情。

曾苒苒发现,顾青荣这个沉默寡言的人,在她的勾搭下,话倒是变得比以前多了。

今天是星期六,曾苒苒刚忙完作业从医学室出来时,闲来无事,突然想起顾青荣。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但她猜,这人估计又在冰球场训练吧。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顾青荣每天除了上专业课的时间外,其余业余时间都在冰球场训练,无事的话一整天都在上面滑。

曾苒苒来到冰球场时,果然看见顾青荣在冰球场上训练。观众席上零零散散坐着一些女生,个个眼神如狼似的望着冰球场上的顾青荣,还时不时花痴八卦一下。

曾苒苒在观众席上寻个位置坐下,撑着下巴看着他。

顾青荣今日仍然是一身纯白是训练连体服,紧束的训练服衬得他身材高挑完美,头盔掩盖他的脸,脚下的冰刀鞋在他运力下,一个急速转弯滑过,动作行云流水、毫无拖泥带水。

冰球场有几位零散的学生在滑,唯有顾青荣的身姿矫健,如春风里迎风飞来的燕子,技术娴熟。

跟其他人对比下来,别人是在学着滑,而他却在玩耍。

似是感觉到观众席上有一道熟悉的视线投过来,顾青荣透过头盔视镜看向观众席,发现曾苒苒坐在那里。

这时,在转弯处,顾青荣突然倾斜身体,柔韧的身姿弯成180°,几乎与地面相互平行,以强大的肢体控制力迅速滑过弯道,成功进入终点。

他这炫技实在太精彩,惊呆了观众席上的女生。女生们瞬间化身尖叫鸡,叫声一潮浪过一潮。

曾苒苒急忙捂住自己的耳朵,看向顾青荣,发现他下了赛道。

顾青荣单手摘下安全头盔,额际渗出的密汗滴落,夹着寒意滑过脸颊,沁入皮肤。他如披着战甲凯旋的战士,在女生声音拥簇中,坚步来到她的面前。

目光追随着顾青荣,女生们的视线最终落在曾苒苒身上,眼神锋利、愤然、嫉妒。那一刻她深切地感受到被关注的高光时刻。

曾苒苒开始紧张起来,站起想转身离开,被顾青荣喊住:“你要干什么去?”

“我去解剖个尸体压压惊。”曾苒苒话一落,女生们倏然躲开,视线终于从锋利变成害怕。

顾青荣失笑:“以后还是在尸体前加个名词吧。”他的意思是,你看把那群女生吓的。

“嘻嘻嘻,我习惯了。”曾苒苒赶忙对女生们解释,“你们别误会哈,我说的是解剖青蛙尸体。”

女生们躲得更远了。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他脱下冰刀鞋放置一边。

“没事就不能……”曾苒苒意识到这样说太暧昧了,下了观众席,来到他的跟前,转了话锋,“你滑冰这么厉害,可以教我滑冰吗?”

顾青荣愣住,扫了她全身一眼:“确定?”她这小身板估计不够摔吧?

“怎么,不相信我?”

“没有。”他的话刚落下,旁边有初学滑冰的男生突然“咚”的一声摔了,双膝跪在地上,看着就很疼。

男生疼得眼冒金星,发虚汗,坐在地上捂着膝盖缩成一团。

面对顾青荣的镇定,显然曾苒苒更担心那男生的情况。她跑过去查看男生的伤势,握住他小腿试着扭转几下,这才松了一口气。

“幸好没有骨折,但也一片青肿,同学你还是去医务室看看吧。”曾苒苒放下对方的脚。

男生向她道歉后,好友一人架着一边,把他架去医务室。顾青荣来到曾苒苒的身侧,说:“滑冰容易摔,要做好防护措施,那男生没有做,估计后悔了。”

男生疼得哎呦哎呦地叫,嘴里还不忘哀嚎着:“我废了,我废了,我要残废了。”

曾苒苒无语地叹息。顾青荣回头看她,笑问:“初期学习滑冰不懂得如何控制身体,滑十次可能摔十次,身体到处都是撞伤,很疼,你还想学吗?”

曾苒苒嘴巴一时被烫,愣是翕动许久也不敢回答一个字。

她扯开僵硬的嘴角,笑呵呵道:“看起来……是挺疼的。”

顾青荣低眉笑了笑,扬言让她在这儿呆着等他,他先去休息间把把衣服换了。

十分钟后,顾青荣换好衣服回来。此时的他九分长裤上配有暗红色高领毛衣加黑色长外套,衬得他身材更高挑了。

曾苒苒上前,扯了扯他的衣袖,正想说什么,结果他疼得咝一声。

“怎么回事?”她眉头一皱,迅速撩起他的衣袖,发现他的左手手肘部擦伤一片,正冒出血珠。看伤口是新伤。

经她逼问,他才如实回答刚因有人突然闯进赛道,为了不撞到那人极速控制身体,想不到控制不住,手肘在地上狠擦了一遍。

“你跟我来。”曾苒苒拉着他,往医务室走去。

刚进医务室,就听见刚摔的男生在里面嘶叫,不知道的还以为过年要杀猪。他愣是被几名好友和林老师责斥下,才禁了声。

显然,刚给给他处理好伤口出来的林老师见曾苒苒和顾青荣进来,诧异了一下,问:“你们也是摔伤?”

曾苒苒点点头,向林老师要来生理盐水、棉签、碘伏和百多邦。

顾青荣拗不过她给他处理伤口的要求,只能乖乖地坐好,让她处理。

女生低垂的眉眼认真,动作很轻,似是担心碰到他的伤口。从这角度看过去,他能清晰地看见女生好看的眉眼和白里透红的脸颊。

以前刚开始学滑冰时,他摔得比现在还要狠,胳膊、膝盖、大腿、屁股处全是伤,旧伤好新伤就来。起初他会给自己擦药,但久而久之后便习惯了,连药都懒得擦了。

任由伤口自愈的习惯已经有三四年了,在他的印象中,没有谁会看见他的伤口,更不会有人那么担心他,亲自给他擦药。

就连他的母亲……也不会。

小说《少年的荣光》 第7章 你们在谈恋爱?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