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妻良母:萌宝的特种爹地-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林溪越离小说全文

《毒妻良母:萌宝的特种爹地》是作者金重楼创作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毒妻良母:萌宝的特种爹地》精彩节选:闻到在空气中挥发开的那股独特的专治跌打损伤的药油气味,越离微微一怔,低头看向林溪的手,心口像被小刀子戳了一下似的,猛然袭来一阵刺痛。那只原本如玉的皓腕,此刻已经肿得红紫发乌,看起来很是骇人,上面俨然还...

《毒妻良母:萌宝的特种爹地》 第6章 你** 免费试读

闻到在空气中挥发开的那股独特的专治跌打损伤的药油气味,越离微微一怔,低头看向林溪的手,心口像被小刀子戳了一下似的,猛然袭来一阵刺痛。

那只原本如玉的皓腕,此刻已经肿得红紫发乌,看起来很是骇人,上面俨然还有几处指痕--

是他之前在越家时那一握!

像被烙铁烫了一样,越离飞快地收回了刚才捏着林溪下巴的手,神色罕见地有些无措:"小溪,对不起,我--"

只是片刻工夫,林溪的脸颊就被他捏出了几点青红的指痕,隐隐还有肿起的趋势,越离道歉的话瞬间就说不下去了。

他是真没想过,自己自以为收了的力度会对林溪造成这样的伤害。

跟体贴细致的任明超相比,他这个丈夫,确实是动作粗鲁……

飞快扫了一眼任明超那副文质彬彬小白脸的模样,越离的目光微微有些闪烁,又牢牢落回了林溪的脸上。

林溪冷冷对上他的视线,退后一步想离远对方:"不用道歉,我也不需要你的道歉。

既然你有时间,我正好有事告诉你,我要跟你离婚--"

砰!

剧烈的爆炸让整栋楼都有些摇晃起来。

越离一把将林溪抱进怀里护住,脸沉如水。

目标人物应该在住院部开展计划的,为什么门诊楼会发生爆炸?

不过以这点爆炸当量来算,门诊大楼应该不会坍塌……

"呆这儿别动!"

爆炸的冲击波刚平息,越离就匆匆抛下一句话,眨眼间不见了身影。

林溪脸色惨白地一把拉开门就往外跑:阿泽!她的阿泽还在27楼的全项检查室!

爆炸的冲击不仅让楼道坍塌了一大截,几台电梯的楼层面板也疯狂闪烁着红灯,电梯轿厢里不断传来呼救声和女人的尖叫声。

上楼的通道,断了!

可是她的阿泽还在楼上!

林溪不死心地跑近楼道,想试试看自己能不能跳上去,被咬牙紧跟过来的任明超一把拉了回去:

"师妹,危险!"

一块松动的混凝土楼板险险擦过林溪,"砰"地砸落下来。

任明超后背顿时出了一层冷汗:"师妹,不能过去--"

林溪用力甩开了任明超的手:"师兄,你别拦我,我要去找阿泽!"

"还有一条紧急逃生通道!"任明超急忙抢在林溪动作前开了口,"我带你走紧急逃生通道!"

绕到很少有人涉足的垃圾投放口的背后,俨然出现了一段有些逼仄的小楼梯。

由于电力的中断,贴着墙安放的应急灯已经点亮,在阴暗中发出有些昏黄的光。

任明超深吸了一口气,抢步先走了上去:"师妹,我先上。"

如果遇上了什么危险,他可以先在前面当缓冲……

林溪紧紧咬住了唇,一声不吭地跟在任明超后面大步爬楼。

这里是10楼。

11楼……

12楼……

18楼……

汗水滑过脸颊,汇聚在下巴,然后跟水连珠一样不停歇地滴落下去。

林溪的肺火烧火燎的,每一次粗重的呼吸,都让肺叶感觉到生痛。

两条腿像被灌了溶化的铅水,又重又软,落下去的每一步都像踩进了泥淖里。

任明超抓着林溪的手,终于踏上了最后一级台阶:"2……27楼,师、师妹,我们、我们到了……"

林溪点了点头;一口气爬了17层楼,她的嗓子已经干得快说不出话了。

靠着墙喘息了片刻,很快又鼓起了劲,跟着任明超朝全检室小跑过去。

平常都紧闭着的全检室的两扇玻璃门碎裂一地,让林溪的心猛然往下一沉。

任明超用力咽了咽口水,小声开了口:"师妹,你先在这儿等等,我去前面看看。"

注意到任明超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林溪这才发现他的脚一瘸一拐的。

联想到越离之前那一摔,林溪心里一阵内疚:"师兄,你的脚受伤了,还是我--"

"没事。"任明超回头冲她一笑,做了个嘘声的动作,摆摆手示意她就在原地等着,自己很快就挨着墙拐进去了。

林溪手心里捏了两把冷汗,正在紧张,一只大手突然从后伸出,一把掩住了她的嘴,把她拖进了角落里。

"唔唔--"

"别喊,是我!"

听出是越离的声音,林溪放弃了挣扎,在那只手松开的同时,正想转身,却被那只大手紧紧扣住了腰肢,压着她整个人都靠进了身后那个男人的怀里。

"别闹,里面有几个暴乱分子。"越离低下头,几乎是凑在林溪耳朵边说话。

有些灼热的气息拂过耳廓,让林溪不适应地偏了偏头,才低声急促开了口:

"全检室里面的人呢?"

"他们早被转移到25楼了,谁像你这么笨,还主动往这里扑!"

不满林溪对自己的躲避,越离有些小恶意地轻轻咬了咬她耳朵,感觉到怀里的身子陡然一僵,低低笑了一声,

"紧张什么,你的身子哪一处我没有亲过……"

林溪又羞又恼,用力抓住了从自己腰间不安分向上摸的那只大手:

"任师兄往里面去了--"

"他自己要找死路,与我何干。"

越离刚冷淡答了一句,林溪就急着想往外挣:"任师兄是为了帮我才过去的,我不能--"

越离猛地将她转过身,把她堵在自己和墙壁之间,眼底暗火隐闪:

"所以你就不顾自己的安危,也要跑去找他?

就算找到了他,你觉得你救得了他?!"

林溪仰着脸直直看向越离,杏眸清澈又坚定:

"救不救得了是一回事,我不能对帮助自己的人置之不理。"

盯着林溪倔强的眼,越离的心不由软了下来。

林溪只是见过他几面,他却是自知道自己的婚约起,就一直在悄悄关注着他的未婚妻。

这个女孩简直就是可着他的心思长的,无论是她的一颦一笑,还是她固执起来的小脾气,早就刻在了他心里。

这个笨丫头一直就是这种重情重诺的性子,他就算喝干了一瓶老陈醋又能拿她怎么办?

见越离盯着自己不说话,林溪伸手就想推开他:"你让开--"

越离一把按住了她的手,身子往前倾了倾紧紧将她抵在了墙上,声音低哑得让人心悸:

"求我,我就把任明超救出来。"

"你--"

男人的反应毫无遮掩地嚣张,让林溪胀红了脸,又气得张口结舌,最终也只骂出了三个字,

"你**!"

越离看着那双微张的红唇,毫不犹豫地低头吮吻了下去,大掌紧紧扣住了林溪的细腰,将她用力压向自己……

小说《毒妻良母:萌宝的特种爹地》 第6章 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