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年玉楚倾小说免费阅读 年玉楚倾是哪本小说主角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年玉的身上,尤其是清河长公主这亲昵的称呼,让许多人诧异,更让某些人的心里惶惶不安。

清河长公主素来不喜和人结交,这年玉,竟然能讨得了清河长公主的好!

年玉也没想到,清河长公主会来为她说话,看了长公主一眼,心里感激,想到自己的目的,继而朗声道,“禀皇上,年玉自知犯了大错,若因此牵连了年氏一族,年玉就算是死,也难消罪孽,故而请此令牌,求皇上赦免年家的欺君之罪。”

年家,包括南宫月年城,自然也包括她年玉自己。

大殿内,一片安静,片刻,元德帝才开口,“赦免令,可以赦免任何罪,你既然拿了赦免令来,这欺君之罪,朕就算是想追究,也追究不得了。”

元德帝的语气,明显少了许多怒意。

南宫月和年城心里都松了一口气,可欺君之罪就这么过去了,年家公子玷污映雪郡主清白的案子……

南宫月的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年玉竟然在今日当众公布了自己女子的身份。

“哈哈,有趣,实在是有趣,父皇,儿臣刚还听人说,年家小公子曾强抢民女羞辱,看来传闻有误啊,再者,一个女子,怕是不能玷污了映雪郡主的清白吧?”沐王赵逸笑道,说出了大家心里明白,却没说出口的关键,顿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拉回了映雪郡主的悬案。

沐王言下之意在明白不过。

楚倾面具下的嘴角,也微微扬起一个弧度,女子吗?

那一切就很明显了,不是吗?

“年城,是年城!”晋王妃明白了关键,厉声指责,心里更是愤怒,“好一个南宫月,明明是你儿子犯下的罪,你却推给旁人,你说,年玉一个女子,怎么能对我儿映雪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南宫月也是没了方寸,那张端庄的脸,终于失了镇定,“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或许,那令牌和玉佩都是被别人偷去的。”

玉佩?

年玉抬眼,隐约看到元德帝面前案桌上的玉佩,心中一怔。

年玉下意识的看向楚倾,正对上露在面具外,那幽如深潭的黑眸。

楚倾他……竟然将玉佩呈上去了!

她以为……

“误会?分明就是你儿子,你还想狡辩!”晋王厉声喝道,跪在地上,言辞恳切,“皇上,事情已经很明白了,就是他年城害了映雪,臣恳请皇上,降罪年城,为映雪讨个公道。”

“不,不是我……我没有……”年城眼里溢满了慌乱,该怎么办?他看向南宫月,却见她也一脸无措,心中咯噔一下,他不要被降罪,晋王府这般来势汹汹,他讨不到好下场。

他要离开这里,年城咽了一下口水,慌乱的起身想要逃跑。

“年城……”南宫月看到他的举动,心里大叫不好,他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年玉的嘴角,却是不着痕迹的轻笑,这年城,果然是没脑子。

果然,这举动,更激起了元德帝的怒意,“来人,把年城带下去,打入诏狱,彻查此事,再做定夺。”

元德帝一声令下,候在殿外的侍卫,一涌而入,堵住年城逃跑的去路,轻而易举的将年城拿下。

“不,放开我……你们放开我,不是我……我不去诏狱,娘,你救我,你救我啊……”年城大声叫道,南宫月整个身体瘫软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年城被侍卫带出了大殿,望向南宫烈,似在哀求他帮着求情。

可谁都知道,这个时候,元德帝哪里还允许人求情?

南宫烈叹了口气,无奈的别开了眼。

年城的呼喊消失在远方,南宫月紧咬着牙,瞪了年玉一眼,都是这个小**,若不是她换回女儿装,今日被带走的,就是她年玉,而非年城!

年玉感受到她的视线,想起前世的此时此刻,她被带走,南宫月在众人面前抹了几滴泪,心里却是开心的吧。

可此刻年城被带走,她的心疼了吗?

心疼……这事情还没完,之后,可还有她心疼的!

“呵,皇兄,有件事情臣妹想和你说一声,玉儿刚才救了清河和肚中的胎儿,这是莫大的缘分,臣妹想收年玉为义女,还请皇上吩咐礼官帮着安排一下。”诡异的气氛中,清河长公主突然开口,说出的话,再次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原来年玉救了清河长公主!

所以,清河长公主才赐了她赦免令吗?

这小小的身板……大殿上,楚倾和赵逸看年玉的眼神,隐约多了几分兴味儿,就连骊王赵焱,看年玉时,眉峰也不由皱了皱。

清河长公主膝下无子,无数家族想把自家儿女送到长公主府,想认长公主为义母,可清河长公主谁也看不上,今天却偏偏相中了年玉么?

年玉诧异的看向清河长公主,对上那含笑的双眼,年玉恍然明白了什么。

皇室收义子义女,都要入皇家文牒,算半个皇室中人。

清河长公主是多么聪慧的人,她看出自己的处境了吧!

所以才再次相帮!

“谢长公主抬爱。”年玉朝清河长公主一拜,前世,她四处征战,和清河长公主的接触少之又少,只听闻她孤傲冷漠,谁也看不上,却原来这般亲善。

“自然是可以。”元德帝也意味深长的看了年玉一眼,随后吩咐宇文皇后操持此事。

殿上的人陆续离开,年玉真切的感受着南宫月离开之时,看自己眼神里的愤怒,年玉一一承受着,前世,她会恐惧,这一世,她无所畏惧。

一抹黑色身影走过她身旁之时,年玉皱眉,低声道,“谢谢……”

谢谢他呈上了那枚玉佩。

楚倾听到她的话,微微顿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大步走出了大殿。

“呵,年玉,竟然是个女子!”长辈们都不在,赵逸也少了拘束,如刚才那般勾住年玉的脖子,拍了拍她的头,“本王就说嘛,本王不信你能做出那些烧杀抢掠的事情来,女人怎么能和女人做那档子事呢,你这女子打扮,可顺眼多了,哥,你过来看,这年玉是不是有些不同?”

哥?

沐王赵逸有两个皇兄,却并不亲近,可反倒是赵焱这堂兄甚是依赖,连称呼都和其他不同,只可惜……

想到前世赵逸的死,年玉皱了皱眉。

赵焱!

年玉心中念着这个名字,恨意在胸中流窜,随着赵焱朝她一步步的走近,越发的猛烈。

此时的赵焱,和前世此刻的他一模一样,一样的出尘脱俗,温和宁静,一样的双眸纯澈,与世无争,可他这样的伪装,能骗过多少人呢?

年玉不知道,但她唯一知道的是,这一世,这个男人再也骗不了她,不仅如此……

她很期待,一步步揭开这个男人的伪装!

“能被姑姑看中,自然是有些不同。”赵焱也打量着年玉,瘦小的身子,看着十分娇弱,这样的她,能救了长公主和肚中胎儿吗?

果然,人不可貌相!

成年礼的仪式,冗杂繁琐,几乎花了一整天的时间。

年玉回到年府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刚进门,一股严肃压抑的气氛扑面而来。

年玉看向大厅的方向,知道今晚,有人不会让她这么好过。

果然,很快年府下人就来传话,说夫人让她去大厅,一切似乎都在预料之中,南宫月今天栽了这么大一个跟斗,怎么会不找她出气?

可现在的年玉,却不再是那个仍任欺凌的出气筒。

年玉嘴角牵起一抹冷笑,朝大厅走去,有些事情,必须要面对!

小说《毒医太子妃》 第八章自证清白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