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禾筝季平舟是什么书 方禾筝季平舟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一见钟情:总裁娇妻好温柔》是来自阿银姐姐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方禾筝季平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方禾筝以方家私生女的身份嫁给季平舟,在他面前卑微如尘,懂事到可以跟他的情人同桌吃饭,还亲手替人家涮毛肚。整整三年。没人见过方禾筝吃醋发脾气。直到一纸离婚协议书公之于众,众人才知,方禾筝所爱另有其人。新婚第一晚,她亲吻的是季平舟的眼睛。友人问,她爱季平舟什么?她回答,眼睛,她只爱他的眼睛。一开始,方禾筝爱的只是为他捐献眼角膜那人。可无人知晓,她更爱三年前在派对上,不顾熊熊烈火救她走出火场,因此双目失明的季平舟。

《一见钟情:总裁娇妻好温柔》 第10章 哪来的前妻 免费试读

一般。 不是差也不是好,将他和所有平庸划在同一范围内。 禾筝能感受到文质彬彬的季平舟有些不快了,这份不快正在发酵,还没恼羞成怒,房门口那声试图隐藏的轻笑就打断了他们。 笑声挥发在空气里。 他们都听到了。 条件反射地偏头看去,门口有一只萨摩耶正吐着舌头东张西望,狗主人牵着绳,在门外不知偷听了多久,刚才是实在没忍住才笑出声。 “谁?” 季平舟沉声喝出去。 他们上来的急,没有锁门,就这样让季舒钻了空子,她扒着门框探头进来,圆眼左右转了转,冲季平舟打着哈哈,“对不起哥哥,我就是怕你们吵架,想来劝架的。 “滚出去,”季平舟极为别扭地转过身去,“说了多少遍了,不要把你的狗带进来。” 他背着身,没有看到季舒已经牵着狗狗走了进来,她呲牙咧嘴地问:“你们吵架啦?” “管你什么事——”季平舟边说边回过头,忽然看见季舒牵着狗站在近处。 他神色一凛,表情极为不自然,像吞了苍蝇似的难受,不动声色地偏过身,半躲在禾筝身后。 他怕什么,喜欢什么,在结婚前禾筝都清清楚楚的。 她有些无语。 前一秒还清高傲气的男人。 这一秒却因为一条狗躲在她身后找庇护,还惶恐的拽着她的手腕。 禾筝转动腕部,季平舟却说什么都不放手。 她没有法子,只能先解决季舒,“把狗带出去,你哥哥沾到狗毛会难受。” 季舒缓慢点头,表示了然,“哦——看来没吵架嘛,还知道护着这块臭石头。” 她一针见血。 捅到了禾筝最不愿意承认的地方。 撇开话题,她顾左右而言他地说:“你先出去。” “不行啊,我今天没吃到你亲手做的早餐,现在还饿着呢,”半开灯的房间里光色沉沉,却也能看的到空气中已经漂浮起毛絮,季舒抚着瘪瘪的肚子,死赖着不走。 她的狗狗也懒散地趴在地上。 季平舟最碰不得狗毛、飞絮,嗅到就会难以呼吸。 柔软腕部被收紧了,来自季平舟的掌力,禾筝知道他大概要开始难受了,“明天给你做,你先出去。” 听罢。 季舒眼睛一亮,“真的啊?” “我骗过你吗?” “还是嫂子最好了!”她语调欢快,言语间身子前倾,竟然当着季平舟的面亲了下禾筝的脸蛋,亲完以后扯着狗狗的牵绳蹦蹦跳跳地离开,还替他们带上了门。 埋伏在空气里的隐形毛絮飘飘荡荡。 季平舟拽着衣袖捂住口鼻,声带喘,也闷,另一只手还拽着禾筝不放,“出去谈。” 他用“谈”。 白可怜他了。 “谈什么?”禾筝竖起手肘,将擦红了一大片的腕部置于季平舟眼下,哪怕他看的不是很清楚,“你还想我把话说的更难听一点吗?” 季平舟握着她的手腕不放,将错愕的神色撇去了。 只留无奈。 眼神里仿佛在说——这女人果然是疯了。 跟疯女人哪能说的明白,他也只能采取威胁的手段了,“跟我离婚,你能去哪儿?” “怎么,季先生要给前妻善后吗?” 呛口小辣椒。 婚前。 就有人这么评价方禾筝。 原先是不信的,可现在他总算领教了,“前妻?你拿的那几张废纸我都扔了,我哪来的前妻?” 前一秒还柔和的面色缓冲着变冷,掺着大失所望的神伤,禾筝不在乎被季平舟握着的手,一把嗓子割破了似的,沙沙作响,“所以你根本没有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