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卿昭晏平澜为主角的小说 宋卿昭晏平澜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精品小说《穿越农女的千层套路宁天心莫凌天》由汤圆不圆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宋卿昭晏平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李勉郑重的说,看向唐晚的眼神都略带歉意。“唐朝你放心,我往后一定会遵纪守礼不让她名声有损。刚刚,是我思虑不周。”他说的这么诚恳,唐朝脸色稍缓。唐晚想起宋卿昭说的那法子,喊住了要离开的人,按照宋卿昭吩咐...

《穿越农女的千层套路宁天心莫凌天》 第12章 安置流民 免费试读

李勉郑重的说,看向唐晚的眼神都略带歉意。

“唐朝你放心,我往后一定会遵纪守礼不让她名声有损。刚刚,是我思虑不周。”

他说的这么诚恳,唐朝脸色稍缓。

唐晚想起宋卿昭说的那法子,喊住了要离开的人,按照宋卿昭吩咐的那样说:“听平阳说朝堂上这些时日都在讨论如何安置流民,我这里有一法子,想说给秦王听。”

李勉君子的做邀请手势。

三人走至一旁。

唐晚:“城中地痞和流民因休息地时常发生争执,我就想到京都郊外有未开垦的荒地。”

“可以让那些流民在那里耕种。把那些流民的花名册调出来,按家庭分配土地。”

“他们的花费就模仿钱庄那般放债券,从朝廷库银里拨出。等来年收成,除去基本家庭开销外,剩下的产粮就用来抵债。前两年,免他们的赋税,债券逐年递减。”

唐晚说到这里顿了下,观察到李勉有认真听进去,又继续说:“这样一来,既能安置了流民,还开垦了荒地增加朝廷收入。就是不知秦王……”

“方法极好,我这就回宫启奏父皇。”李勉大喜过望,赞赏深情的看着她。

唐朝上前挡住他灼热的视线,催促人赶紧进宫。

回眸时看到自家妹妹视线随着人飘走,像是被勾了魂似的,不由提醒道:“晚晚,他是秦王,如无意外将会是以后的王。”

唐晚听得这话闪烁着星光的眼眸黯然下去。

因李勉进谏了安置流民开垦荒地的方法,学院开设了地理学科。

学院最有资历担任这门课的学究除了晏平澜,别无他选。

本在教舍上课的,小霸王齐炀称外面天色晴朗和风煦煦到户外授课更能身临其境,于是众人迁到学院的草坪上。

每人面前都放着一个树立的木架,上面铺着宣纸,平放的小木架上放着研好的墨汁。

若知晓要画地形图,学子们说什么都不会同意到外面上课的。

蚊虫多不说,还很晒。

此刻,齐炀只觉有阵阵凉风从四面八方袭来,后悔的恨不得回到一刻钟前。

长身玉立的教书先生见底下学子没了往日上课时的激.情,抿唇笑了。他就喜欢看这些天之骄子苦恼受折磨的可怜样。

身着低调奢华贵服的少女看到他嘴角的笑,暗自在心中腹诽了几分。可能受他的感染,少女心里也生出了几分反逆意图,举手打断了他的授课:“晏先生。”

晏先生看向她:“郡主有何提问?”

“先生所站之地看起来凉爽几分,不知是否可允我等移步过去。还有,这里蚊虫甚多,烦扰的我等无法专心上课,能否让院司拿熏香过来燃上。”宋卿昭承认,她就是看不得小变态暗自苏爽,想在他的心底扎根刺。

齐炀看出晏平澜不想答应,连忙说道:“先生,我等不曾这般暴晒过,继续下去恐会中暑。届时,就有些麻烦了。”他说的这话实质是在拿身份压迫,也在提醒晏平澜,他昔日好说话的形象如若不答应可能会崩塌了。

晏平澜抿了下唇,依他们所求喊了院司来。

授业完地理志,晏平澜要求每人画一张地县图纸交上去。

知道今日的课以地理志为主,学子们昨日便在家偷偷描绘过京都地形图,想着课堂上不落于后榜。谁知,晏平澜要求选一处地级县描绘。

平时没怎么翻过地理志的学子,叫苦不迭。

觉的晏平澜会为难他们,是宋卿昭提的要求所致,众人目光凛凛的看向她。

一直想寻机会报仇的柳家四小姐,不知想到什么,眼角划过一抹亮色,移动她的画架座落于宋卿昭旁边。

“郡主在课上侃侃而谈,必定是对各处地级县的地形图都有所了解。我除了来国子监上课,并没有去过任何地方。先生布置的作业,恐怕完成不了。”柳四顿了下,恳求道:“能否帮我指点一二。”

宋卿昭似笑非笑的看向她。

那日推她下井的人,正是柳四。

因着李勉状告陛下,众位大臣回去后惩戒过他们,她想着已胜之不武就不要再多生事端。

这倒好。

不找冤家,冤家找上门来了。

柳四有些不敢迎她的笑,别开了眼,想到什么又坚定的转过视线来,露出比之前更诚恳更卑微的表情,“晏先生出了名的严厉,我若交不出作业,父亲那里知晓,我明日就不能来上学了。”

宋卿昭看她表演的那么卖力,倒被勾出几分好奇心,想看看她葫芦里卖些什么药,“好啊。你想画哪个地级县。”

“郡主说画哪个就画哪个。”柳四一副言听计从的样。

挖坑给她跳?宋卿昭挑了下眉,故作为难的说:“这就难办了,我熟悉的地形图也不多,想着画完请教晏先生。”

柳四脸色稍变,转身时眼底迸射出一抹亮光。

“啊……”

她移动木架时,不知是有意无意,碰倒了放墨水的小架子。墨水顺着风向洒落,点点墨汁溅到宋卿昭粉白裙摆上。

宋卿昭猜到她会有所动作,只是没想到她的做法,会如此下作!

顿时。

众人都看向她,或多或少有些嘲讽看笑话的意味。

柳四脸色惨白的看着那抹被弄脏的裙摆,不知想到什么,一下跌坐在地上,唇瓣嗫嚅出声:“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淮南候家与柳家是世交,柳四与吕七小姐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恰巧两人同被宋卿昭整蛊过。她想到上次整了宋卿昭的后果,害怕柳四出什么事,跑过去抱住了她:“郡主,柳柳不是有意的,您宽宏大量饶过她这一次吧!”

这话怎么听着有些不顺耳?

宋卿昭微眯眼在心底阻止着该怎么开口时,就听到一道声音横插.进来:“郡主,柳四愿意赔偿您的衣裙,只求您别计较。”

众人都在等着宋卿昭的态度。

少女看到众人这看好戏又怕招惹祸事上身的样子,不由好笑。原主带给他们的杀伤力这么大,这便宜捡的都让她有心理负担了。

烈日下,折射的光芒照耀在她明艳脸颊上,衬托的她更加美艳动人,只见她红唇微启淡淡出声:“不过一件衣裙罢了,柳小姐何必紧张。况且,我穿着这件衣裙回府,母亲说不定还会夸奖我读书用功呢。我感谢柳小姐来不及,又怎会动怒。”

众人:“……”

这真的是蛮横无理宋卿昭说出来的话?

小说《穿越农女的千层套路宁天心莫凌天》 第12章 安置流民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