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角名叫元杳九千岁 元杳九千岁做主角的小说

主角叫元杳九千岁的小说是《第一章九千岁是她爹》,本小说的作者是扶妖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12章因爱生恨,恨屋及乌九千岁突然改变主意,深夜召了轿辇,领了元杳前往朝夕宫。轿辇上,九千岁一手护着元杳,一手轻摇玉扇,满身阴郁。朝夕宫,灯火通明。进了宫门,宫人跪了一地。九千岁抱了元杳下轿辇,缓步...

《第一章九千岁是她爹》 第12章 因爱生恨,恨屋及乌 免费试读

第12章因爱生恨,恨屋及乌

九千岁突然改变主意,深夜召了轿辇,领了元杳前往朝夕宫。

轿辇上,九千岁一手护着元杳,一手轻摇玉扇,满身阴郁。

朝夕宫,灯火通明。

进了宫门,宫人跪了一地。

九千岁抱了元杳下轿辇,缓步进了宫门。

西丘国小皇子的随侍抹着泪,小跑着上前跪下,抓了九千岁衣角求道:“求九千岁,救救我家殿下。”

视线落在被抓的衣角上,瞬间,九千岁眼神都变了。

丹青见状,出声呵斥:“放肆!”

九千岁抬脚,把人踹开。

那侍女直接被踢得吐了一口血,却还不死心:“求求千岁,我家殿下快不行了......”

很快,两个千华宫的小太监上来,把那人给按住。

九千岁抬手,玉扇一挥,扇出一道冷气,被碰过的衣角瞬间被割裂出去,化为粉末撒了一地。

元杳看得目瞪口呆。

没想到,九千岁竟然会传言中的内功,而且这么厉害!

轻飘飘地摇一下扇子,竟然能把上好的绸缎布料化成粉。

好家伙,有了这武功,还有粉粹机什么事?

功夫了得的九千岁,往日阴柔的声音,此时冷如冰棱:“本座最不喜被人触碰,若不是看在你忠心护主的份上,今夜碎的,便是你的脑袋。”

那侍女满脸苍白,晕厥了过去。

霎时间,地上跪的宫人们全都伏着地,大气不敢出。

九千岁这才抱了元杳朝小皇子寝殿走去。

一个安插在朝夕宫的小太监来引路,低低道:“千岁,凤寻小皇子水土不服,腹泻不止,傍晚,皇上那边派了人过来,送了些糕点,又派太医给抓了药。

宫人们给小皇子喂了药,他好转了一些,说饿了,没成想,吃了些糕点,不到一炷香时间,就开始腹泻不止,身上也长满红疹......”

九千岁皱眉:“什么糕点?”

小太监迟疑了一下,如实回道:“花生酥。”

花生酥?

听到这三个字,九千岁表情又冷了几分:“找死!”

语罢,他抬脚要往里走。

小太监小心道:“千岁,小皇子的脸长满了疹子,有些可怕......”

“本座知晓了。”九千岁不耐地打断小太监的话。

寝殿内,燃着安神香。

吸入着浓郁的香味,元杳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喷嚏:“阿嚏......”

九千岁弹指,那香炉便灭了。

床榻边,两个青衣宫女正准备给小皇子喂水。

听到声音,两人连忙放下水,伏身跪在地上。

九千岁没管他们,而是抱着元杳走至床边。

只见,西丘国小皇子气息奄奄,脸上遍布红疹,触目惊心。

这症状,看起来略有些眼熟。

元杳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她有轻微密集恐惧症,这小皇子的脸,看起来怪吓人的......

这时,九千岁缓缓开口道:“长了疹子,这张脸看起来,倒也没这么让人厌恶了。”

语罢,他冷魅地眯起眼,唇角竟有了笑意。

元杳打了个寒颤。

她出声道:“爹爹,你放我下来吧。”

元杳清晰感知到,九千岁对西丘国的小皇子充满敌意。

或者说,他是对西丘国充满敌意。

九千岁一生气,周身气压就会变低,连身体的温度,好似也会低上几度。

元杳很好奇,他的敌意源自于哪里......

两人正一大一小地站着,床上的小皇子便有了动静。

他的声音,犹如蚊蝇一般:“来人......”

伏在地上的宫人连忙起身,其中一人瑟瑟地向解释道:“我家小殿下是要如厕了。”

要拉了?

九千岁瞬间从地上拎起元杳,一阵风似的,从殿内挪到了殿外。

速度之快,以至于元杳觉得九千岁有瞬移功能。

“嘭”地一声,殿门合上。

九千岁玉扇一开,眉眼阴沉,冷声吩咐:“让太医给他开几幅催吐药,多灌些淡盐水,再找两个有内功的侍卫给他输些内力,等到天亮再看。

人活了也就罢了,若是死了,便让人拿席子裹了,把尸体送回去给西丘国皇帝。”

两个侍卫立即上前:“是!”

趁着月色,九千岁弃了轿辇,让人远远跟着后,抱着元杳走在朝夕宫回千华宫的道上。

午夜,皇宫格外安静。

淡淡的月色,把白日里喧闹的宫道染上了几分阴森。

九千岁没有脚步声,十丈外的宫人们,愣是连衣服的摩擦声都不敢发出。

元杳额头碰了一下九千岁,发现,他冷得像个冰人。

她不禁抱紧他脖颈,靠近了他几分:“爹爹,你冷不冷?”

九千岁愣了一下,回道:“不冷。”

“哦......”元杳奶声奶气地拖长声音。

片刻后,尖细却多了一丝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很多年前,也曾是这样一个月夜,我独自一人走在宫道上,地上积雪未化,浑身衣服湿透。

那夜,我去见的人,她没问我冷不冷,反而刺了我一剑。”

元杳听得一惊:“为什么?”

九千岁嗤了一声,讥讽道:“西丘国的冬夜,滴水成冰。她刚生完孩子,穿着薄薄的衣衫,光脚站在积雪上,让我滚,让我别碰她的孩子。

可笑,如今,她自己护不了的孩子,还不是由本座出手救下!”

元杳眨了眨眼:“爹爹说的那人,是西丘国小皇子的娘吗?”

没成想,九千岁,竟然还跟女人有感情纠葛?

听他的描述,竟然挺带劲的!

难怪,他会说带她去见冤家。

心上人跟别的男人生的儿子,可不就是冤家吗?!

一时间,元杳心中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忽然,九千岁用扇柄轻拍了一下她:“小杳儿,你给爹爹听好了,凤寻他娘,差点杀了本座,他是你的杀父仇人之子,对付这种仇人之子,决不能让他好过,知道了吗?”

一时间,元杳竟无言以对。

她这个爹爹,明明是因爱生恨,再恨屋及乌呀!

受了情伤,心理都变态了......

为了安抚九千岁,元杳乖巧地点点头:“爹爹,女儿明白。”

出去溜了一圈儿,回到千华宫,元杳喝了些米糊,很快就入睡。

次日,天微亮,丹青就来敲门:“千岁,朝夕宫传来消息,那孩子没事了。”

“爹爹,我有事......”

元杳顶着一头毛茸茸的乱发,从被窝探头。

九千岁眯眼,单手把她拎起来:“不,你没有。起床,去上学。”

进了国学院,元杳都还昏昏沉沉的。

她进了大门,穿过空无一人的走廊,面前突然出现一个做夫子打扮的人,鬼鬼祟祟、眼神乱瞟。

见着元杳,他连忙走上前来:“郡主,我是院长身边的夫子。昨日林玄骂了你,定军侯得知后,特别生气,今天特地派了人来跟你赔礼道歉。

他们已经在院长那儿等候了,特地让我来接你过去,你快随我走吧。”

定军侯府来了人,想跟她道歉?

道歉这种事,直接去学堂找她不就好了?怎么还让她自己过去?

而且,这个夫子,她根本不认识。

莫非......

元杳视线朝下。

只见,夫子摊开的手上,从虎口到指尖,全都长满了厚茧。

眼前这人,根本不是夫子!

他是个坏人!

小说《第一章九千岁是她爹》 第12章 因爱生恨,恨屋及乌 试读结束。